返回

亲情

关于亲情的文章_母爱深似海_情感文章

作者:admin 浏览数: 2020-01-16
母爱深似海
 
从我记事起,我的母亲就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,不分昼夜的运转,日复一日地在土地和家之间忙碌着。我穿的鞋子是她亲手缝制的,家里的蚊帐是她亲手纺制的,我们家的枕套、被套、鞋垫上面都有母亲绣制的图案,或花草、或飞禽、或走兽。可是,当时的我,完全没有体谅母亲的辛劳与付出,每天最期待的就是玩到饿的时候,看着家里的炊烟袅袅升起,然后听到母亲呼唤我的乳名,叫我回家吃饭。
 
小时候,我总是盼着快快过年,因为过年有荤菜吃,好的年景还有新衣穿,但母亲却始终穿着那件旧式蓝衫,只是补丁一年比一年多。那时候,家里穷,饭菜油水不多,每次吃饭,母亲总是把好一点的饭菜留给我们。她似乎没有任何食欲,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对哪一种食品有特别的欲望,她总是默默地先尽孩子们享用,剩下的她随便吃一点。青黄不接时,晚餐就是喝点粥,不够分配,母亲自己就是喝点锅巴糊。我常听母亲说:“要是天天有饭吃,就是没有菜,我也能吃两碗。”直到现在,每当我想起母亲背对我们喝粥的背影,我的心就会痛,我的泪就会流。
 
在我的学生时代,母亲总是把嫂嫂和姐姐给她买的衣服或布料,改一改就给我穿上,还怕嫂嫂和姐姐有意见,总是说:“九满在外面冷,我在家里冷天有火烤,穿单薄点没关系。”但如果我找她要学费,她总是想方设法筹措,以满足我上学的基本需求,我永远忘不了一九八三年的那个暑假,母亲为了我的学费,出去又回来,回来又出去,转来转去焦急不安的身影,当我收拾行李时,我惊喜地看到母亲放在我衣服上的伍元钱。那时,常有人劝我母亲:“别让九满上学了,早点回来种田成家才是正事。”而母亲认定唯有让儿子上学,才能走出农村,才能彻底改变生活的命运,所以,无论有多大的困难,母亲都始终如一的支持我上学。我知道母亲的艰难,总是告诫自己:“一定要用功读书,将来考上大学,一定要让母亲过上好日子,以此来回报母亲无怨无悔的付出。”
 
一九八四年,我终于考上长沙一所理工学院,当我把这一消息告诉母亲时,我不知母亲那一刻在想什么,我相信给她的那份震撼绝不亚于惊涛骇浪。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要去菩萨面前谢恩,要告慰我亲的在天之灵:“九满上大学了!”
 
因为我不停的升学,这个小心呵护我的母亲,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我离开她,而且越来越远,越来越远……我十五岁以后,回家的时间仅仅是节假日或寒暑假,所谓想家,其实就是渴望母亲给我筹集的学费,回家吃顿饱饭……所以,在我的心中,故乡在慢慢地缩小,而母亲的身影却在不断放大!
 
大学毕业后,当我告诉母亲:我被分配到广州工作。母亲的神情是复杂的,既有欣慰也有失落,传统的“父母在,不远行”的思想,让她觉得儿子不应离开她,而母爱又使她觉得不应阻碍儿子的前程,母亲的失落只有我才感觉到,我知道,母亲是希望儿子留在故乡的。从我离开故乡到广州工作的时间里,母亲经常因挂念儿子而偷偷地落泪,特别是在她患病的时候,一有人提起我,母亲说话就会哽噫,这是我后来听嫂嫂说才知道的。虽然我离家离得断然绝然,但是,从我参加工作的那年开始,只要一休假,虽然要坐十几个小时人满为患的火车,虽然待在家里的时间只有两天三天,我也会带着疲惫和兴奋匆匆往家赶,因为那里有我的母亲。
 
参加工作后,母亲才终于结束农村对城市的支援,但这时的她,因为年龄的缘故,已经老态龙钟,走路也要借助拐杖。一九九五年,我把母亲从乡下接到广州,以为故人、故乡可以暂时从母亲的脑海里淡出,专事休养。其实不然,母亲就像一本故乡的活字典,昨天说二姐的身体,今天说五哥的夫妻关系。晚上看电视,明明是粤剧,她却说是湖南花鼓戏。当有晚辈从故乡来到广州,母亲便会急迫地向他打听村子里的情况,当听到一切安好时,脸上就会露出欣慰而放心的笑容;当听到村里有人生病或去世时,母亲的情绪就会非常低落,通常好几天都无法从担心和失落的心情里走出来。
 
母亲在广州还没住满一年,就匆匆地返回故乡了。每每当她得到我要回乡探亲的消息时,母亲的心情就会突然变得开朗起来,精神也比平日好了许多,整天兴奋地念叨:九满还有几天几天就要回来了。我一回到老人身边,母亲的一切就会以我为中心,看着忙前忙后的哥哥嫂嫂,看着满屋子乱串叫嚷着的侄男侄女,老人就会开心,就会快乐。当我在母亲身边坐下来,她总是拿着我的手,重复地对我说:九满,我没有什么要求,只是希望你多回来看看。所以我每次探亲,都会谢绝一切同学朋友聚会,就是想在母亲的身边多待上一点时间,以此减少母亲心里的挂念,多给自己一些尽孝的机会,来弥补距离的缺憾。
 
我离开故乡返回广州的那天,天还没亮,我总会听到一个不太清淅的声音,睁眼一看,母亲在为她临行的儿子准备我最喜欢的土产,看到母亲的样子,我真的好难过,作为她的儿子,我什么时候能做到像母亲这样关心她呢?临行时,母亲更是依依不舍,眼里饱含着泪花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她很担心自己再也见不到她的小儿子了,我理解母亲的心情,在母亲面前,我祥装坚强,当我转身离开的那一霎那间,我的泪水便随意如流水!
 
一晃参加工作二十多年了,我混的尽管不尽人意,但我知道这份工作凝聚着母亲的心血,承载着母亲的希望,如果没有母亲的努力和坚持,说什么也不会有我的今天。
关于亲情的文章_母爱深似海_情感文章
吾心安处是故乡(二)
 
一九九四年,我与那个称呼我为“老公”的人结了婚。从此,我便有了人生中的另外一个家,于是,我把生我养我的那个家称之为“老家”,尽管在形式上我有了两个家的存在,但我对老家的感情依然没有改变。身在他乡,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每当人生收获的时候,每当孤独失落的时候,我都会想着那片生我养我的土地,想起我的老家。
 
去年夏天,趁女儿暑假,我带着想家的那种期盼和喜悦,携妻带女踏上了归家的旅程。一路上,伴随着那首耳熟能详的《故乡的云》,心里在不停地设想着到家后第一眼见到母亲的情景,回家的那种渴望,那种期待,那种兴奋难以掩饰。
 
一下车,一股清新的空气,被露珠打湿的青草味扑面而来,混和着吸进肺里,沁润心脾。不必说湛蓝的天空,不必说洁白的缕缕轻雾,也不必说远近高低起伏的庄稼,只说这田野的静谧和家乡特有的沁人的香味,就已经让我深深地陶醉。它弥漫了我的周身,荡涤了我的形骸,将我幻化成空、成无,我想这才真的是回归了故乡,回到了家。
 
一路上,见到熟悉我的乡亲,他们都会对我说:就知道你要回来,你妈妈早就在准备了。我终于看到母亲了,她正伸长脖子瞪着老眼东张西望,一听到有人说:“九满回来了”!母亲立即从凳子上站起来,我赶紧叫了一声“妈”,鼻子一酸,我的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,“九满,你回来了……”母亲哽咽着,一听到我女儿叫“奶奶”,母亲立即抹去脸上的泪水,颤颤巍巍地走过来,牵着久违的小孙女的手,边走边说:“欣欣又长高了”。还没等我们一家坐下,母亲就忙活着跑前跑后,给我们端茶倒水,我看得很清楚,母亲的脸上始终绽放着笑容,我在一旁直招呼母亲歇会,可母亲乐呵呵地说:“没事,没事”。
 
母亲刚把我们一家安顿好,就忙着和二嫂一起给我们煮饭做菜,“九满,就等着你们回来了,春节前腌制的腊肉舍不得吃,还给你们留着呢;听说你们回来,你二嫂还酿了甜酒,这些都是你最喜欢吃的”!母亲幸福地说。吃饭时,母亲幸福地坐在我旁边,看着我们吃。母亲先夹了一大块腊肉放在我碗里,笑着说:“九满,爱呷,就多呷点”!“欣欣,呷菜啊,菜合你的口味吗?”吃着母亲亲手做的饭菜,我这才发现,这满桌子的饭菜,比起我在广东酒楼里吃到的不知便宜多少,只是多了故乡的风味,多了纯朴的乡情,多了浓浓的母爱。我心里清楚:这一切都是我在宾馆、酒楼里吃不到的,因为这是妈妈精心烹制的佳肴,因为有了爱在里面,所以味道就特别香浓,特别厚重。我大口大口地吃着,告诉母亲:“妈,这是我吃过的最香的饭,味道最好的菜,哪怕是你老人家炒的青菜,也是我在外面闯荡多年享受不到的”。我看到了母亲自豪的表情,当然,我也看到了母亲的丝丝白发和满脸历尽坎坷的皱纹,我深深地感到:母亲老了,是我们这些做儿女的尽孝心,让她安度晚年的时候了。
 
我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,命运厚爱我,让我成为兄弟姐妹中唯一的大学生,在家境贫寒,子女众多的情况下,供我从小学一路走到大学,是多么的不容易。母亲今年已经九十高龄,身体每况愈下,阴雨天,母亲的风湿就会发作,两腿总是酸痛,这是以前辛苦落下的毛病。作为儿子,我有一年多没回来看望母亲,除了每月给她寄点食品、生活用品,逢年过节寄点钱,平时连电话都很少打。每当想起自己未曾尽到的责任和义务,我就会深深的自责。母亲平时总是说:“我只有一个心愿,那就是你有空回来看看”。我知道,母亲就是盼着能和儿子说说话,哪怕是能看上一眼,她老人家也就心满意足了。可是,因为忙于生计,我却很少回家,因此,母亲的这个小小心愿我也很难满足她,想起来好惭愧!
 
十五岁那年,我怀揣着洗脚上田梦,从故乡的田间小道,到尘土飞扬的砂石路,再到宽阔的城市道路。学习的日子,生活不停地变奏着紧张忙碌的篇章,岁月的喜怒哀乐奏响起我生命长河中澎湃的华唱。工作的时光,每天都挤着公共汽车上班下班,戴着假面具应付形形色色的领导与同事,为了金钱拼命奔忙。从农村到城市,从城市到城市,我的灵魂在喧嚣的尘世间游荡,在迷惘于漂泊的工作之中,在饱受千般委屈万般无奈之后,梦想在欲望的一次次满足中又一次次跌落,当我那童年的记忆和青春的梦想随风散落在天涯,当享尽尘世繁华的我不再渴望笑脸与鲜花,乡愁就会扑面而来。
 
今天,我终于走在故乡这熟悉的土地上,没有了工作时的那种纷繁的忙碌和残酷竞争的压力,没有了为日常生活琐事而烦恼的迷茫和无奈,我这才发觉我那颗浮躁的心,经过故乡、故人和故事的洗礼后,竟变得如此放松,恬静、闲散!或许,对于我们每一个从乡村闯入城市的漂泊者来说,心安处永远在故乡无际的田野上,在儿时嬉戏的小河畔,在故乡袅袅的炊烟里……
    相关文章
    精选图文
    作者的其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