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经典美文

心灵的归宿

作者:admin 浏览数: 2019-09-08
家,是心灵的归宿,是梦想的寄托,是人生的点缀,是最甜蜜的记忆。家,像是在灵魂深处的一泉溪水,潺潺流淌……
 
最纯粹的回忆,在岁月中也能泛起点点波澜。
 
家楼下有个收废品的老太,大半辈子都以捡破烂为生,那辆几近废旧的三轮车和几近不能转身的车库,便成了她半生最大的积蓄。她每天在小区中穿梭着,早出晚归,甚至天朦朦亮时都能看见她忙碌的身影。可她的小屋却一直没有改善,最多就只在捡拾到的盘中添置一些水果。她是时光深处的老者,在时光深处流淌她的汗泪。我有时会忘带钥匙,便被她邀请去她的小屋停留一会,也为了解脱下沉重的书包。那个小屋小的似乎连一个巴掌都不到,小的似乎容不下第二个人。她便让我坐下休息,自己从小桌上抓起大把水果往我手中塞,我自然不肯,但也拗不过固执的她。她依旧在小屋中忙碌,她像是被排挤的人,而我却独占着她的地方。她在门前的小溪中打理衣物,阳光下,皱纹像是蜿蜒的数茎,忽得变的深沉,她的形象也随之高大起来。
 
那是心灵的归宿,我的“世外桃源”。从此之后,我有时会去她的小屋,享受人生的另一份幸福。几天未看到,小屋早已更新,它从一个命运多桀、饱经风霜的老者,一下子蜕变成风度翩翩的谦谦君子。我误以为老太真的变的豁达,不再对自己吝惜。走进去一问才得知老太早已搬走,来了一对外地夫妻。
 
“你们是谁?原来那位老太太呢?”我问。“早搬走了。”他们笑着说:“你是老太太口中的小女孩吧?老太临走恳求过我们,当你再一次来时,让我们给你留一块地方,容你可以解脱下沉重的书包。”。我笑笑,却不想说话。那块地方,在阳光下一尘不染,散发着耀眼的光芒。
 
傍晚回家,我站在窗口旁,注视着小屋。那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去那地方,可那是我永恒的心灵归宿…………
心灵的归宿
心灵的归宿(二)
 
尘埃里的芬芳,心灵中的温暖。
 
——题记
 
“我的家不惧暴雨满天的霜雪永远远去伤悲,我的家艳阳耀照多么的温暖永远与你一起”。一首《我的家园》仿佛带我回到了那份纯真的岁月。
 
那是我的家园;那是我曾经生活过的地方;那是我最爱的地方。那是一个很小很小的村庄,而我,从小在那儿长大,直到十岁那年,我来到了这个装着父母梦想的城市——太原。那时,初见大城市的我,看着一幢幢高楼,一辆辆汽车,走着走着,感觉自己真的好渺小,小的犹如一粒尘埃,仿若不值一提。
 
依稀记得从前的日子是那样快乐,那样完美无瑕。幽静的小路两旁盛开着各色各样的野花,一路闻着花香,仿若仙境一般。夜晚,仅有的一盏路灯却能把整个村庄照亮,小村庄总是静静的、静静的,偶尔能听到几声鸟叫声,是那样清脆。村头有一股清泉,潺潺的流淌,我常常坐在溪边嬉戏玩耍,常常忘了回家。
 
那时的邻里之间和睦友好,空气是那么清新;山间是那样幽静,爸爸妈妈总能陪在我身边,而我则像那“皇宫”中的小公主,每天无忧无虑,唯一美中不足的只是缺少一个冠冕堂皇的家罢了。
 
而现在,住着直冲云霄的高楼;望着车水马龙的街道;听着那吵杂的鸣笛声,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安宁。抬头看着雾霾漫天的天空,再没有了往日的蔚蓝。邻里之间的那份融洽换来的便是那“砰”的几声关门声。
 
如今我的家,虽然生活逐步富裕,高楼、汽车,无一不少,但却缺少了那份最初的纯真。每天各种施工的声音充斥着我的生活,一百平米的家也是如此的凄凉,没有了一丝的温暖。按时上下班的爸爸妈妈,再也没有带我漫步街头的惬意。
 
也许,大人们都认为富裕的生活才是我们想要的家园,但他们却忘了我们需要的其实是一个家,一个有爸爸、有妈妈陪伴的地方;也许大人们一味去追求高楼、汽车,但他们却忘了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安静美好的地方;也许大人想要给孩子更加完美的生活,但他们却忘了最初小村庄的那份惬意与幸福。
 
我要的家园并不是多么的富丽堂皇,而是一份简单而又平静的生活,就如同动物本就属于大自然,但它们却被我们当成了观赏甚至赚钱的工具,那我们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呢?
 
小鸟需要天空,因为蓝天是它的家园;鱼儿需要水,因为河水是他的家园;我需要我的小村庄,因为那是我的家园,那是我生活、成长的地方。
 
我想念我的家,想念那个安静、和谐、幸福相伴的小村庄,那是我一生的家园,无论身处何方,那都是我永远的栖息地,那是幸福的开始,是我心灵的归宿。
    相关文章
    精选图文
    作者的其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