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经典美文

关于槐树的文章:满城尽是黄槐花

作者:admin 浏览数: 2019-12-01
满城尽是黄槐花(一)
 
时序盛夏,又是北京槐花盛开的季节。
 
苏轼诗云:“槐街绿暗雨初匀,瑞雾香风满后尘。”清晨雨霁,曙光初露,那一株株碧绿茂盛的槐树,经过夜雨的洗礼,更显郁郁葱葱,生机蓬勃,树叶上还滚动着晶莹的水珠,青翠欲滴;伞状的硕大树冠上布满了米黄的花蕾,开满了灿烂的白花,密密匝匝,黄白相映,恬静淡然。远远望去,一棵棵顶着槐花的槐树宛如一顶顶缀满珍珠的皇冠,光彩夺目,争芳斗艳;树下,“夜雨槐花落”( 白居易诗),落花缤纷,撒满路面,仿佛给京城大街小巷铺上了金黄的壮锦……
 
槐树,属豆科落叶乔木,对气候、土壤适应性强,根系发达,善吸水肥,故能抗旱、耐寒,与松柏一样,寿命很长,花期亦长,且不生蛆虫,不招蚊蝇,是城乡极好的行道树和庭荫树。槐树又分为国槐、洋槐,现在开花的都是国槐,俗称笨槐、土槐、家槐,它和侧柏同为北京的“市树”,被誉为古老北京的“活化石”。
 
北京植槐的历史和这座城市一样古老,现活于北京皇城、公园、老宅、寺庙等处的百年、千年以上的古槐并不罕见,有所谓“万寿槐”、“清槐”、“明槐”、“元槐”、“宋槐”,为王者可能当属北海公园里的那株“唐槐”了,苍老枯瘪的树身上已有一千三百多个年轮,乾隆皇帝曾为之赋诗云:“庭宇老槐下,因之名古柯。若寻嘉树传,当赋角弓歌。”游走北京,故宫、颐和园、圆明园、天坛、地坛、北海、景山、香山、国子监、戒台寺等处,一棵棵参天古槐,伴随着一串串故事和传说,让游人们心驰神往,例如,故宫御花园里那棵被称为“蟠龙槐”的巨大古老的的龙爪槐,以及国子监里的据传元代所植的“吉祥槐”,更是令人驻足,叹为观止。
 
国槐既不象松、柏那样高贵、阴森,又不象柳、榆那样凡俗,它兼有典雅、质朴的特性,富有吉祥瑞祺之气,也是长寿的象征,所以向为皇家贵族、文人雅士、僧人道士所钟情,亦为布衣百姓、市民农家所喜爱。据北京园林部门普查,全市城、郊共有国槐十几万多株,是北京数量最多的树种,遍布大街小巷、公园寺庙、居民小区、河沿路旁,“国槐,紫藤,四合院”成为古都特有的风貌。在槐树下长大的北京人,已不仅仅把它看做普通的植物,而是当作无言的朋友和家珍,日夜为伍,精心养护,编织成了自己的精神乐园和文化图腾,树荫下,孩子们听着老奶奶“问我祖先何处来,山西洪洞大槐树”的故事嬉戏玩耍,年轻姑娘们唱着“高高山上一树槐,手把栏杆望郎来”的歌谣翩翩起舞,中老年人则念念难忘那一串串苦涩的陈年往事……代代传承,点滴滋润,人树合一,心性相通,北京人养成了和槐树一样贵族高雅而又平民朴实的性格。
 
槐木质地坚硬,色泽微黄,纹络清晰美观,尤其适宜制作门窗、家具、车船、犁耧、锨柄等;槐花还历来被医家视之为“凉血要药”,具有清热泻火、凉血消炎、降低血压之功效。
关于槐树的文章:满城尽是黄槐花
槐花因为无毒、鲜嫩,还可做食用,特别是过去缺粮少吃的困难年代,槐花成了餜腹度日的盘中餐,新鲜的槐花洗净凉干,再拌面蒸熟,然后用盐、蒜、醋、辣椒、麻油等调一碗汁浇上,搅拌均匀,吃起来非常爽口。此外,还有槐花炒鸡蛋、槐花烙饼、槐花包子等等;槐花落后,结出的一串串荚果,北方俗称“槐来丹”,剥皮洗净煮熟,也可以充饥。
 
又是一年槐花香(二)
 
傍晚时分,结束了一天的创作工作,我站在窗前,倒了一杯新茶,一边品味着生活的芳香,一边揉着酸涩的眼睛,欣赏远处的风景。 窗外是一片绿色的原野,有郁郁葱葱的树林,还有川流不息的高速公路,看着这一切,我紧张的心情松弛起来,也是一种很美的享受。
 
我打开窗子,想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。窗外飘来一股清新、香郁、甜美的气息,那是一种亲切、久违的感觉。 我精神一振,极目远眺,原来是田野里那几株洋槐花开了!
 
哦,盛开的洋槐花,给我带来了对童年的回忆。
 
洋槐树,在我们农村来说,非常的普通,房前屋后,总要栽上几棵,一来可以乘凉,二来也有许多的用处,它的叶子可以做喂养家畜的饲料, 槐花可以食用,它的木料材质坚硬,是盖房和做家具不可缺少的硬料。
 
我们老宅子的东面原来就有有一片很大的洋槐林,十几亩的样子。据父亲的口传,几百年前,我们祖先从外地迁来这里落户以后,人烟稀少,历经九世单传;有一位祖奶奶曾经夜里做梦,遇到一个金甲神人,告诉她,要在这里修座庙。我们的祖先就出钱修建了伏羲观,还捐出十亩地作为庙产。伏羲观香火非常的鼎盛,后来发展到大殿18间,庙产100多亩;我们家族的香火也开始兴旺起来。可是,后来由于种种原因,这座历经二百多年的伏羲观还是被破坏了,只剩下一片残垣断壁。这片树林原来是伏羲观的后院,曾经还有几座露着青砖的土包,据说是庙里的师父的坟冢。这面开满了鲜花,有紫色的地丁,红色的猪耳朵,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,常常有人来这里摘采。记得有一年流行什么疾病,非常的厉害,有人来这里摘采白芨,熬成药水给大家散发,才使我们村避免了瘟疫。
 
每年的五月初头,是洋槐花盛开的季节。远远望去,如白雪,如波涛,非常的壮观。高大笔挺的树上挂满了洋槐花,密密匝匝的,晶莹洁白的是花,是玉,像千万只翩翩起舞的蝴蝶;绿的是叶,象挂满的翡翠,白绿相间,非常美。金色的阳光从密密的花叶间洒下来,空气里弥漫着香甜、清新的气息,使我们五脏六腑都变得清新起来。 花海间,鸟雀在清脆的唱歌,千万只蜜蜂嗡嗡的飞舞着,采撷着大自然恩赐的精华,酝酿着生活的甜美。养蜂人早已经在林间安营扎寨,绿色帐篷周围,陈列着黑乎乎的蜂箱,头上戴着斗笠和纱网,收割着生活的甜蜜。槐花蜜色泽金黄透明,味道甘甜清香,可以化痰止咳,利尿去火,是蜂蜜中的极品。
 
我们在树林间自由玩耍着,拿出镰刀竹竿,摘菜树上的洋槐花。看到一枝枝洋槐花从空中飘落下来,我们欢呼雀跃着,竞相撸下来,放进嘴里大嚼。洋槐花脆生生 、甜滋滋、香喷喷的。我们满口生香,非常的甘美。洋槐花和玉米面和在一起,可以做出香香甜甜的槐花糕,更多的时候,我们把洋槐花用水焯过,和捣碎的花生米、黄豆放在一起,加上大料、花椒、食盐,煮成了营养丰富、美味可口的菜豆腐,还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加上豆油、辣椒、葱花炒过,既营养又开胃,一直甜美着我的童年。
 
爱折腾是乎是人的本性,在折腾中,有些人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,而我们失掉了很多宝贵的财富。我们青山绿水的家园,常常被搞成了一堆没有一点灵性的钢筋水泥, 然后再去花好多钱去种树养花,算是对失落的心灵一点点安慰。那片曾经和我血脉相连的、给我童年带来许多欢乐的槐花林,也被人们砍伐了,先是种上梨树,后来梨树砍了,又种上了杨树,折腾了好几回,最终还是成了没人管问的荒地。如果那片洋槐树还保存着,那将是一片多么美丽的树林呀。
 
又是一年槐花开了,人家的槐花开的很美,我的槐花却只能开在我的梦里,开在怀念里。
    相关文章
    精选图文
    作者的其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