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励志文章

李逵日记天涯3

作者:admin 浏览数: 2019-11-04
话说李逵私写《李逵日记》,并擅自在“天涯网”刋出,泄露山寨许多告不得人的机密,得罪了山寨不少大小头领。宋江大怒,秉公执法,给李逵处分:一是从厅级降为堂级,二是停发三个月工资,三是收缴两把板斧,四是罚他清扫山寨女厕所。
李逵受了处分,窝了一肚子鸟气,回到家中,怒气冲天,大吼:“哪个鸟人害我!哪个鸟人害我!”,双拳猛击桌子。
鲁智深提着一大坛子酒,武松抱了一大把猪脚、肘子、蹄子什么的,这三兄弟,关系就是铁,谁要有什么事,都会凑一块劝劝。
鲁智深一进门,大呼小叫:“哎呀黑厮哥,长文化啦,会写日记啦,什么鸟《李逵日记》不错嘛,什么时候也教教洒家呀。现在你可好,可以天天进女厕所了,这倒是挺适合你的。哈、哈、哈!”。李逵牛眼珠子横瞪着,一言不发。
三人摆好酒肉,每人先干了一大碗酒,李逵扯了两只猪蹄,一手一只,边啃边说:“俺铁牛身上除了有力气,别的没有,大字不识一个,哪会写什么鸟《李逵日记》,分明是哪个鸟人害俺”。
武松咬了一大口猪肘,边嚼边说:“这年头,山寨里什么都缺,就不缺小人,凡事都要小心。”
正说着,从门外冲进一小卒,进门就扑通跪地叩头:“李大哥,小的对不起你,小的害了你啊!那日记是小的写的。”
李逵大怒,起身大叫:“你这小厮,害俺不浅,看俺一鸟斧把你鸟头劈了!”,说着去寻那板斧,板斧上午就被宋江收了,举双拳要打,两手里还捏着两只猪蹄,只好上前一脚把这小卒踹翻,接着还要跺他。小卒伏地拚命求饶。
这小卒,名叫仓土,江州起义时随李逵上山,一直在李逵手下也有五、六年,长得细皮嫩肉、白白净净的,识些字,平日里乐于给兄弟们写写家信、念念家书,李逵的公文纸状全由他一人打理,倒没出什么差错,上上下下,甚是讨人喜欢。
这时,武松跃起,拦住李逵,说:“且慢,听他细细说来!”
仓土伏地,边哭边诉:“小的有罪。平日里,小的喜欢写写记记,记多了,就汇集一册,取名《李逵日记》。之所以这样,一是大哥名气大,以大哥的名义发帖,点击率高,回帖也多,积分就高,容易出名,这叫轰动效应。这不,已经有几家出版商找我约谈,估计小的要发了,到时少不了大哥的。”
仓土接着说:“二是大哥与宋大哥的关系甚铁,出了事也不会砍大哥的头,要是小的用自己的名字,小的这颗鸟头早被宋大哥咔嚓掉了,小的才不会那么傻B”
仓土继续说:“三是大哥打仗勇猛、冲锋陷阵、一马当先,也就是人们常说“挺二的”那种,这样死得也快,小的本想只等大哥一死,便用大哥的名字去发表,可是等不及了,就……”
李逵一听,暴跳如雷“你这该死的小厮,竟敢咒俺早死,看俺一脚踩你上天!”起脚要跺,武松急忙挡住,一脸严肃,说:“踩,是不可能上天的,这点文化,哎。再说这小厮,说的且是!”
鲁智深哈哈大笑:“黑厮哥,你要出大名了,你应该感谢这小厮才是!”
武松接着说:“这年头,山寨里识字的甚少,强盗这活,也要文化,俗话说得好,”武松瞄了一眼李逵,稍作停顿,说:“不怕强盗凶,就怕强盗有文化。黑哥你要有丁点文化就好了,那有可能就和我一样有品味了。这小厮,能识文断字,说话也实在,人也本分,且留他一命,尚有用处。”
李逵余怒未消,一脚踏在仓土脸上,说:“饶你不死可以,但你得依俺三件事,一是你这三个月的工资归俺,二是山寨女厕所打扫归你,三是你下次再发表什么鸟日记,”
此时,李逵停顿一下,提了提嗓门,咆哮:“你用鲁大愣、武二B或其他什么鸟人的鸟名字,俺不管,你不能再用俺的名字了!”
仓土脸色苍白,满口:“是、是、是,谢大哥不杀之恩!”
李逵收回脚,把手中的两只猪蹄砸向仓土,说:“滚!”。仓土敏捷地接住两只猪蹄,揣在怀里,一溜烟就消失了,嘴里还唠叨:“这鸟黑厮真黑,三个月的工资就给两只猪蹄,还要扫女厕所,亏大了!”
仓土刚走,李逵一边招呼二位兄弟,一边忿忿说:“这小厮,什么鸟人!不提他。来,俺仨铁哥们,再干一碗满的!”三人一饮而尽。
李逵日记天涯3
李逵日记天涯3(二)
 
扈三娘生了,是个大胖小子,我心里十分纳闷,二月份才结婚,这才刚刚进八月、、、这里面肯定有古怪、、、
聚义厅照例聚会,烦透了,本不想去,但强盗圈就这么大,抬头不见低头见,不去说不过去,去了就得随礼,哎!我区区一个堂级干部,一月俸禄才二十两银子,前几天秦明结婚随了十两,他是厅级干部,给少了不好看,何况我以后可能要归他大舅子花荣管。不过心里想想,秦明这厮忒不要脸,二婚还搞的这么隆重,咒你生儿子没**。
 
扈三娘和王矮虎都是堂级干部,跟我平级,王矮虎武艺有限,人品也不咋地,估计没多大前途,本来想给二两银子意思意思行了,不过扈三娘好像在宋大哥那边说得上话,最近中层干部要调整,这是关键时刻,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给五两吧。
听说张顺的爹快死了,剩下的五两得给预备着。
幸亏这个月下山干了票大的,山寨规定按百分之十提成,估计有十两银子分红,明天先预支一下,不然得喝西北风了。
王矮虎那厮脸笑的跟花似的,越看越恶心,扈三娘怎么嫁给他了那?要长相没长相,要内涵没内涵!哎!好菜都让猪拱了。
会上发生了点小小不快,晁天王和宋大哥又吵了起来,其实也不是啥原则性分歧,晁天王说孩子像爸爸,宋大哥说像妈妈,两人总爱为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较劲。
两人争执不下,脸红脖子粗,像发情的公鸡,每当此时最讨厌,两人非得让手下表态,林冲借口喝醉了狂奔出去呕吐,戴宗犯了间歇性耳聋,公孙胜、刘唐和阮家三兄弟支持晁天王,花荣、武松和鲁智深支持宋大哥,吴用这厮最狡猾,说鼻子像爸爸,眼睛像妈妈,读书人花花肠子就是多,轮到我了,我慢条斯理的说,都不像,像我!扈三娘大怒,拿起酒碗泼了我一身,众人哈哈大笑,才算过去了。
 
其实,那孩子,像宋大哥,黑不溜秋的,但是我没敢说
    相关文章
    精选图文
    作者的其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