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散文随笔

纳兰,一个飘落在千年遥远的梦tiaojiaonvpu

作者:admin 浏览数: 2019-04-28
雨,淅淅沥沥的雨,飘啊飘,飘然而至,四月真是一个多雨的季节,这个季节充满了缠绵,充满了春天的味道,不论男女老少,贫穷还是富有,都在春天的滋润中漫步生长,生发。
 
但天地万物之间,任是你再如何变幻莫测,也抵挡不住雨季的来临,和春天渐渐温暖,温存,温柔软语的呼唤。那是生命最初的色彩与希望。这希望寄托着我们,承载着我们前行,推动着我们努力的方向。
 
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,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。春天的味道是万物复苏的清醒与浪漫,哪怕是狂风骤雨,乌云满天,但风雨过后终有晴天,虽然彩虹很少出现。
 
“今年花胜去年红,可惜明年花更好,知与谁同”?渐行渐远中,今天的你,又会是明天的谁?别后不知君远近,触目凄凉多少闷!渐行渐远渐无书,水阔鱼沉何处问?夜深风竹敲秋韵,万叶千声皆是恨。
 
故欹单枕梦中寻,梦又不成灯又烬。是一重人生境界。定风波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既无风雨也无晴。也是人生的一种境界。另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;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,我是人间惆怅客,知君何事泪纵横。也是一种人生境界。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,又是一种人生境界。
 
在人生的大舞台上,雨里去,风里来,带着一身的尘埃,我们都活得不容易,过得很辛苦。笑看风云人生,在这个草长莺飞,春雨婀娜的日子里,你是不是也有点春心荡漾,心旌摇晃了呢?天气忽冷忽热,换着变换人间的颜色。
 
万紫千红总是春,一切散发出迷离而梦幻的味道。穿越千年古风,唐诗宋词,明清烟雨,满园春色宫墙柳,出门俱是看花人。千言万语,多少诗词,仍抵不上真实而真正的追寻。
 
此时此刻,面对文字,面对眼前的诗词,诗情画意并不是我的初衷,身处这座城市,难免会对纳兰充满了深深的敬仰之情。那是一个飘落在千年古国的梦,他身穿一袭白衣,神情忧郁地独立小桥风满袖,他的深情终是落寞而充满忧伤的。
 
读懂了真正的他,才配得上读他的文字,他不是今人意义上的王权富贵,也不是一个随波逐流之辈,在他的《饮水词》里,只有融于真水无香无臭当中,才能体会到一个至情至真至善的谦谦如玉公子。正是这样一个悲情的痴情公子,情路坎坷,落落寡欢,终因寒疾而英年早逝。
 
而他的诗词情话永远留在了人们的记忆当中,千百年万万年永不会凋零,亦不会衰弱减退,更不会消亡。同时他也是一种精神高洁的象征,永远镌刻在了历史文化与人文地理当中,他是真正意义上的如玉才子,谦谦公子,诗词典范。亘古地映照在光辉博大的纪念牌上,深深地烙在历史的长河中,画卷里,史册上。
 
被眼高于顶的王国维誉为五代词后的第一人,是论绝非过誉。他出生于清朝北京,满族,是一位才华卓越而卓绝的词人,别名纳兰容若,纳兰成德。清词三大家之一,满清第一才子,第一学者。
 
纳兰,一位才华横溢而古今唯一无二的多情公子,为他的命运坎坷而深深叹息,伤逝满怀,幽情满满。唯此,我们才更加懂得真情的可贵,珍贵而应该更加地珍惜它,他让我们回到千年古雨下,青石巷陌中,丹青水画中。
 
他让我们穿越时光的古迹,重新回味慢生活,再次品味人性真情中最可宝贵的品质。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沏一杯茶,捧一本《饮水词》,执一支笔,才能真正的读懂纳兰。
 
今夜,我仍然背负着这样的一个重任,泪水潸然的追寻永远不可再现的古代古人,知道,只有在真正的文字当中,才会有。
 
纳兰,一个遗落在千年古墓中的清影。今夜,帘外雨潺潺,春意阑珊,古风古韵细水长流,精品中华文字的深厚与博大。
 
在这茫茫夜色,苍茫人世间的一丝隐约中,隐忍和隐痛,随风而逝……只有一本纳兰的《饮水词》携我而眠,伴我而生,陪我度过精神的皈依与充实。
 
随风散去,唯留下一个梦幻中的身影,久久地,梨花院落溶溶月,柳絮池塘淡淡风……
 
荷塘月色中,一帘幽梦,五光十色中,白莲,只是期待中的身影,让思绪轻轻飞扬,身未动,心已远……
 
何以笙箫默,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千与千寻,万与亿,谈古论今,纳兰,只能是一个梦中的身影,现代,他早已逝去,山一程,水一程,风一更,雪一更,故园无此声,今生无此人。
 
愿纳兰在久远的青灯古墓里,安息,灵魂与精神得到永久的皈依!
 
纳兰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!
 
只能在午夜梦回!
纳兰,一个飘落在千年遥远的梦tiaojiaonvpu
纳兰,一个飘落在千年遥远的梦tiaojiaonvpu(二)
 
天雾蒙蒙的,丢着稀稀落落的雨点,从慈溪一直甩了两百公里。。。。。。
 
希望着,希望着。。。
 
上海,你的脚步一天天近了,直到我的受能触摸到你的身影。
 
中午,收拾完行李(几件旧衣服),驮着欢愉的梦就此踏上遥远的征程。
 
一路上,跟着雨滴熙熙攘攘,几时,抱上纳兰词品嗅一番,才觉得这雨中风趣了。
 
怀着忐忑的心与上海长途汽车站落脚,,天更显阴霾了,撑开久别的油纸伞。徘徊着,‘梦’,你在哪里?
 
时间在流逝,不觉,天愈发黯淡了。。。挂上了层层黑黪。两个小时在手中怅然离去,她依然藏在人海里,我的心中紧握着焦急。
 
一个人走在破落的大街上,繁华一切不属于我,,匆匆,一位过客。。
 
黑夜已经露出了它的秀腿。灯光熹微,落花点点,若落幕下的美人,如此落魄。我迈着脚步,在雨中趁着柔波默默等待。。
 
地铁里终于露出了她的身姿,轻盈的步伐愈发深沉,我知道,她累了,多想上前挽住她柔弱的腰肢,轻轻的对她说:‘老婆’,你受累了,可是泪水淹没了喉喽,失去了声音。
 
我喊她‘娜娜’。。。她这时才转过身来,从依稀的身影中找到了我,那一刻,我停止了脚步,微笑着看着她,婀娜的身段,甜美的面容,一步一步。。。早前想一个拥抱,此时也没了勇气。。。我。。。
    精选图文
    作者的其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