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杂文随笔

洛央慕容修大结局小说_洛央慕容修完整版阅读

作者:admin 浏览数: 2019-11-06
主角是洛央慕容修的小说是《邪王追妻:神医王妃不好惹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苏落夕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她虽然身姿纤丽,可奈何,脸上有一道幼时便留下的狰狞疤痕,看上去真是丑陋而卑贱。
 
“陛下,求求你,放过洛家吧……”她望着站在负手而立的陛下,声音颤抖地哀求,“我们洛家忠心辅佐陛下登基,世代忠诚……请陛下勿要因为臣妾迁怒洛家!”
 
她磕头如捣蒜,凤钗坠地,长发凌乱。
 
过了明日午时,她洛家满门,男子斩首,女眷发配宁古塔为奴……
 
洛央真是做梦也没想到,她宁可下嫁给皇室之中最卑微的三皇子,与他患难与共,辅佐他登基……换来的,竟是他和庶妹洛莹的双双背叛!
 
“臣妾?臣妾二字也是你说的?”一道婀娜的身姿走来,洛莹华丽的衣角停在洛央的眼前,冷冷一笑,“姐姐,你该不会还做梦,陛下会娶你做皇后吧?姐姐平日里,该不是都不怎么照镜子吧?难道真看不出,你这张脸根本就不对陛下的胃口?我的好姐姐,你怎么还不明白……你,不过就是为陛下换取洛家利益的一个牺牲品罢了!”
 
洛央视线跃过洛莹,痴痴望向自己身前遥不可及的男人,眼眶红的如血,“慕致远,难道你当初求娶我……真的,一点情意都没有?”
 
忽然,洛央想起当年章台走马的少年……
 
那时,她大好年华,被他十方温柔搅动心涟,情丝深种,真以为盛世相许,就会是一生一世一双人!
 
皇帝步下玉阶,昔日英俊风-流的面容此时却狠厉邪肆,一根手指挑起洛央的下颌,冷冷掷字:“没有。”
 
“洛央,你听好。你,不过是一个朕作为一个落魄皇子时,不得不接受的,毁了容的丑女!”
 
男人昔日充满怜惜的双眸,此刻,盛满了讥笑。
 
“……”
 
“不过洛央,你放心,你陪伴了我这么久,既然你这么想做皇后,那朕……就让你做皇后!永远的皇后!”
 
男人冰冷沉重的声音刚刚落下,身后,一群太监便冲了上来,迅速将凤袍裹在了洛央的身上,一只只肮脏的手,仿佛要将她拖入黑暗——
 
“传朕的话,洛皇后不胜风寒薨于冷宫,将这个胆敢冒充皇后的贱人拉入军营,充为军妓,犒赏朕的大军!”
 
洛央听着这样的话,竟然一点悲伤都就没了,忽然,她很想笑。
 
因为她这一辈子,真的很可笑!
 
心尖一口鲜血吐出,所有人都没料到,就在陛下转身携洛莹而去的一瞬,洛央忽然拼尽浑身力气,冲出人群,扑向了慕致远!
 
“唔”
 
冰冷的剑猝不及防刺入她的胸口,鲜血汹涌,染透了凤袍,一滴滴溅落在雪地上,滚出红色鲜艳的花朵!
 
洛莹的手中,握着的,正是慕致远的佩剑。
 
就在洛央扑向男人的一瞬,洛莹反应过来,想也不想,就拔出了男人佩剑,用力刺穿了她的胸口!
 
“……”
 
风雪中,数不尽的血,缓缓蔓延到空旷冷寂的深宫之外……
 
…………
 
风吹动挽帐玉钩,叮当作响。
 
“啊!”洛央从梦中惊醒,捂住胸口,上面却没有任何血迹。
 
大丫鬟初桃听到声响,忙披了衣裳赶来,“大小姐,您做噩梦了么?”
 
洛央抬眸问道,“今年是什么年?什么日子了?”
 
“今天是丁酉年六月初五……”初桃答道。
洛央慕容修大结局小说_洛央慕容修完整版阅读
洛央的手不知觉攥紧了绣被,六月初五。
 
没错,她没死,风雪夜,那穿心一剑,竟让她回到了十四岁这年!
 
现在,太子还是太子。慕致远也还是皇宫中最不起眼的更衣生的三皇子,她,还是天之骄女,整个大周国最受瞩目的洛丞相府嫡出大小姐,甚至,她还未被毁容!
 
但她记得,也就是从今天,她顺风顺水的人生遇到了第一个转折点。
 
与她早早订亲的宁王,派人来府上退婚。
 
她沦为了合府的笑柄,庶出妹妹洛莹更是当面讥讽她,她气不过,和洛莹大吵,却被洛莹推倒花园的假山上,打破了额角。
 
本来是个小小的伤疤,可就在今天不久之后,她喝了洛莹生母二姨娘送来的赔罪汤药,伤口竟然开始溃烂,一直烂掉了她半张脸!
 
即使寻医问药,她的面颊,仍旧留下了一辈子都祛不掉的疤!
 
想到往事,她心中泛起一阵冷意。
 
灵素挑了帘子走进来,“大小姐,二姨娘说很内疚不放心您,来替莹儿小姐赔罪。”
 
若是从前的洛央,早就欢天喜地迎了二姨娘进来。
 
而现在,她冷笑着抬手轻抚额角:“知道了。先梳洗,让她等着。”
 
初桃和灵素对视了一眼:“可是……”
 
洛央回眸,初桃瑟缩了下,再不敢多言。
 
明明小姐就是小姐,可是小姐怎么会这么……这么不一样?!
 
洛央走到铜镜前,她伸手抚住额角那块小小的伤口,面色微凝。
 
是的。
 
这就是毁了她一生的那道疤。
 
眼眸微微眯起,二姨娘,洛莹,她当初怎么会栽在这么两个蠢货手里?
 
呵。
 
磨蹭了一盏茶的功夫,洛央才让二姨娘进来。
 
看到二姨娘笑起来格外亲切老实的脸,洛央心中暗自冷笑,多亏了这张愚蠢的脸,母亲才会被骗的那么彻底。
 
“姨娘来了……”洛央态度轻慢,一手还抱着花猫轻抚。
 
二姨娘对洛央的转变一点儿没有觉察,笑着将手中甜白瓷缠枝的药盅递来上来。
 
“大小姐,你可别再生莹儿的气了!她哭了半宿,说不是故意推了姐姐……小孩子嘛脾气坏,嘴巴犟,心里其实还是很后悔的!这个啊,是姨娘专门请郎中抓的方子,说是能够活血化瘀,让伤口早些好!”
 
盯着那碗药,洛央唇角勾了勾,“姨娘真是有心了。”
    相关文章
    精选图文
    作者的其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