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杂文随笔

还君以明月秦兰南宫宸全本小说章节目录阅读

作者:admin 浏览数: 2020-02-08
“你前些日子遭了罪,伤了身子根基。虽然捡回了一条命,但身子大不如前,得好好调理一番。”离笙催促着她喝掉药水,指了指盆中剩下的莲子:“今日起,一日三副汤药,一滴也不许剩。”
 
秦兰喝完一愣,这莲子数量并不多,每年能够产出莲子的也就只有那么几株。眼下看来竟是大部分都被采下来了。
 
离笙看出他心中所想,道:“你不用顾虑,左右不过是几颗莲子罢了。你肚子里这个金贵些。”
 
“什么?我肚子里……”秦兰一惊,反应过来以后立即摁在自己的手腕上。
 
脉象,确实是喜脉没错。
 
已经快两个月了。
 
可是那天在宗人府,这孩子不是已经没了吗?她还清晰的记得那个梦,那鲜血淋漓的死胎。
 
“师父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秦兰面色惨白,不知是喜悦还是大难一场得以脱身的复杂。离笙接过空碗,随口解释了一句:“你自小跟在我身边,体质与常人不同,这孩子并未滑干净。”
 
听着离笙的话,秦兰觉得有些不对劲,并未滑干净?
 
她面色一变,忽然反应过来。方才她为自己把脉,那脉象的确是喜脉没错,但是脉有两像,一条极盛,一条已无生机。
 
“那我原先怀的是……”
 
“是双生。”离笙补充了一句。
 
“好了,你去睡一觉。天黑之前我会回来。”离笙背起背篓,看样子是要去谷中采药。
 
秦兰点点头,满怀心事的回房歇息。
 
午间闷热,热气腾的人神乏眼困,本该是最好午睡的时候,秦兰却已在床榻上翻来覆去半个时辰了。
 
之前在宗人府时,腹中胎儿尚未足月,眼下却已快两月。再有一个月就该显怀了。
 
这无疑,就是南宫宸的孩子。
还君以明月秦兰南宫宸全本小说章节目录阅读
秦兰心中百转千回,思绪缠缠绕绕,怎么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。师父说的没错,南宫宸不信她,她这一身的伤也全都拜他所赐。她早就被伤的遍体鳞伤,又怎能回去再和他心无芥蒂白头偕老一生?
 
只是,可怜了这孩子了。
 
殿下跪着的侍卫抿唇,头猛地一低,视死如归道:“是属下办事不力,还请陛下责罚!”
 
自从那日大火之后,南宫宸已极少发这么大的火了。下面的年轻侍卫已经跪了几个时辰,他仍然未让人起身。
 
“在苗疆待了三个月,就给朕带回来这些没用的消息。”南宫宸冷哼一声,语气冰冷隐隐带着怒意。
 
“吕风!朕可不养废物!”
 
名叫吕风的年轻侍卫紧紧咬着牙,心中悔恨万分。
 
“属下一定会找到慧妃娘娘的!”
 
南宫宸垂眸,目光落在腰间挂着的香囊上。
 
找……他已经找了半年之久,但是秦兰却一点消息也没有。
 
“你脸上的伤口太深,疤痕无法彻底去除……”
 
离笙的话在耳边回荡,秦兰看着镜子轻轻摸自己的右脸,却没有一点惋惜。
 
离笙此刻拿着新煮好的汤药进来,淡淡扫了一眼她面前的铜镜,“你若是在意那道疤痕……”
 
秦兰飞快截断话头,笑意盈盈的起身,“师父,在这谷中就你我师徒二人,我在意什么?”
 
她接过汤药,皱着眉头一饮而尽。
 
离笙神情微动,叹息了一声。他看的出来秦兰还是在意脸上这道疤痕的,就像她在意肚子里那个孩子一样。
    相关文章
    精选图文
    作者的其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