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爱情故事

爱情故事-领证前后

作者:admin 浏览数: 2018-07-02
爱情故事-领证前后
1
手机响起时,我正在游戏里疯狂厮杀。手指没有停止敲击键盘,眼睛继续紧盯屏幕,我任由它在边上震动鸣叫。可一遍响完只停两秒,它又执着地响起来。
推开键盘,低骂了一句脏话,我抓过手机,却是黎钰。
她嗔怪地问:“怎么这么久才接?”
我揉揉酸涩的眼睛答:“在打游戏。”
电脑右下方显示五点一刻,就是说我坐这里玩了整整一下午。
“游戏比我的电话还重要吗?”
我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,是黎钰没错,只是这糯嗲的声音……和从前不太一样。
“我前两天QQ上发消息给你,也没回复我,只好打电话来骚扰了。”她半真半假地调侃。
“银行系统搞了个四天封闭训练营,我昨天才刚到家,没来得及上网。”
黎钰说她下周末想来苏州,让我带她去吃有特色的餐厅。我脑子快速转动,这得等橘子下班回来问过才行,她是吃喝玩乐专家。
想到吃喝玩乐,我猛地站起身,橘子交代过晚上在美庐定了位置,特地关照“务必打扮得花枝招展勾人魂魄”,可我这儿还T恤运动裤呢,握着手机,我赶紧从书房往卧室奔。
黎钰问:“喂,你怎么了?说话呀。”我说没问题,吃饭当然没问题。她又说还有民宿,再给好好物色个环境优美的民宿。我答应晚点发给她。
就在今天上午,我和橘子去领了结婚证。原本俩人都请了一天假,橘子中途却接到公司电话赶回去处理事情,她抱歉地说不能陪我,又补充说,晚上肉偿,我扯着嘴角笑得敷衍。
回到家,只想蒙头大睡一觉。贴烧饼一样左右翻滚半天,愣是睡不着,索性爬起来打游戏。
我不沉迷游戏,甚至连爱好都算不上,我只是急需让大脑每个角落都被刺激杂乱填满,好暂时忽略掉心底的烦躁和失落。
我又为这烦躁和失落感到羞耻。
领证是昨晚上橘子提议的。没等我买戒指,没等我单膝下跪,没等我主动开口,她就那么轻飘飘地,像问“早饭吃什么”一样和我说:“明天天气不错,我们去把证领了吧。”
我脑袋里顿时炸开一串爆竹,脖子也似被人猛地攫住,一下说不出话。
橘子闪着大眼睛,柔情似水地看着我,我赶紧点了点头。
有什么理由不点头?我们在一起四年过两个月。这四年中,我升过一次职,橘子跳过一次槽,年初拜我父母的倾力资助买下了一处复式大套,正等拿产证,我和橘子每个月一起还尾款的银行月供,我们共吃一锅饭,共冲一马桶水……我们就是一个屋檐下的准夫妻。
橘子很满意我的点头——显然又落实了一件人生大事。她愉快地哼着歌,猫一样钻进我怀里,火红的脑袋蹭得我下巴直痒,“这就该是我们普通大众的人生吧?”她的声音低不可闻。
我以为听出点遗憾的味道,想顺坡儿一滚提议暂时别去领,走个“不普通大众”的路线时,橘子似猜透了我的心思,用手指抵住我的嘴唇,“嘘!这样挺好。大事儿按部就班,不能走撇,小事儿可劲儿造!”
可劲儿造,在橘子那里的意思就是像现在这样,把头发染成火烈鸟儿似的,还说要请上一天假,领完证去树山晒晒太阳拍拍照,晚上吃个昂贵大餐,有鲜花美酒美人抱……“第一个大纪念日啊!”她说。
合情合理,橘子一向重仪式感。
但“按部就班”又结结实实吓了我一跳,接下来就该准备要孩子了吧?果然橘子无限向往地说:“等两年北京奥运会,正好生个奥运宝宝。”我心底升起莫名恐惧。
扪心自问,橘子是适合结婚的人。她热情,活力四射,和她在一起谁也甭想得抑郁症什么的;她天生是个生活家,把事情都安排得有条不紊、井然有序;她干脆利落,从不像幼稚的小女生那样搞恋爱百问;她和我父母相处融洽,关系不错……
和橘子在一起,省心。
我会心无旁骛沿着她设好的路一步步往前走,如果黎钰没有出现的话。
2
刚挂断黎钰的电话没两分钟,橘子就到家了,“提前溜出来的,跑去买了一支新口红,算送给自己的礼物。”她拍拍肩上的挎包,假意撇嘴,情绪却是一如往常地欢快。
橘子迅速洗澡挑衣服,床上扔了一件又一件,一下说颜色明亮点好,脱下来又说还是应该颜色庄重些,好像我们要去的不是一家西餐厅,而是准备赴国宴。
我靠在门口问:“知道哪里有特别一点的民宿吗?”
橘子手上滞了一下,转过头来轻笑,“干吗?你现在才想订也太晚了吧?”
“不是。”我揉揉鼻子,“那谁,黎小姐下午打电话来说周末想来苏州,问有没有好的餐厅和民宿推荐。”
橘子从第一次知道有个叫黎钰的曾经和我关系比较好时,就一直用“黎小姐”来称呼黎钰,我也顺着她喊。“关系比较好”是我的原话,橘子问过“有多好”,我像被触了伤疤,不耐烦地说:“反正不是你想的那种好。”橘子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说:“懂了。”以后再没追问过。
“哦。那她一个人来呢,还是,和朋友?”
我眉头蹙到一起去,“我怎么知道她的情况?我一男的那么八卦干吗!”
橘子一只手停在衣柜门上,一半脑袋还钻在衣柜里,好半天她才拖出一件黑色丝裙,在胸前比划几下,似乎全没注意我的坏情绪,抬头问:“这件领口会不会太低,会不会显得不正经?”没等我回答,又自做主张说,“就这件吧!”
我一阵沮丧。感觉什么都被自己搞砸了,这可是橘子说的“大日子”啊!一张破证领得我心神不宁,一肚子没主的气莫名往橘子那儿撒,还不偏不倚卡在提黎钰的点儿上。
黎钰,让我魂不守舍的就是她吧?
我和黎钰曾读一所大学,最后两年才因“同学的朋友”关系认识并慢慢熟稔起来。黎钰朋友众多,确切地说,是男性朋友众多。
这不奇怪,我也很喜欢她,没别的原因,就是长得美。
聚众喝酒撸串儿的次数多了之后,黎钰似乎对我“情有独钟”,打游戏拉上我,逛街买衣服喜欢喊我陪她。大四寒假我俩还结伴同游过一次祖国大好河山,几天的行程我周到体贴,但什么都没发生——在女神面前,我连“轻举妄动”的勇气都没。
现在想起来我依然确信那时我是真爱过黎钰的,诚惶诚恐地爱过。
周围的人默认我们是男女朋友,我也以为我们之间隔着的不过是一层薄如蝉翼的窗户纸。可等我鼓足勇气伸手去戳那层纸时,黎钰轻描淡写地称我只是好哥们儿……
毕业前夕,我还是不死心,隐晦地问她喜不喜欢苏州,黎钰眼一垂,说她要留北京。
这两句空洞的对话,表示黎钰还是选择了忽视我对她的感情,也标志着我们的关系确实没办法再前进半步。
黎钰是春天那场同学聚会后主动联系我的。
彼时我刚签了房子的合同,正忙着准备各种手续资料跑银行办贷款,没来得及去北京参加聚会,只视频连了个线,接受现场兄弟姐妹的百般调侃。
之后不久黎钰便打来电话,“我在你们班的聚会影像里看见你了,成熟稳重多了。”黎钰还是那个朋友遍天下、神通广大的黎钰。
开始我们只断续聊大学那两年的旧时光,曾经去的那些地方如今有了什么变化,那些认识的人混成了什么人模狗样……终于有一天黎钰单刀直入地问我:“你有女朋友吧?”
“有。”我没骗她,“有个伴儿没那么孤单。”
我鄙视自己,这句话分明是在亵渎我和橘子的感情。我是在向黎钰暗示和橘子一起只为排遣孤独寂寞?可我的嘴巴不由自主。
“孤单是常态。”黎钰也话里有话,“我QQ空间的密码是我生日。”
黎钰的口气像送了我件礼物,我却不知道点开的将是只扰人心神的潘多拉魔盒。黎钰的QQ动态更新不多,寥寥几篇,但几乎都和我有关,旧照片、怀念、遗憾、伤感,如果……
我一趔趄就滑进了那些看似美好实则缥缈的文字里。
别的男人怎样我不清楚,他们也会惦记一个曾经爱而不得的人吗?我以为心底那点惦记在我和橘子一起的美好快乐中早已化骨成灰时,黎钰跑出来轻轻地划了根火柴吹了口气,我心里那团死灰又冒出点点红火。
我知道要扑灭那团火,却迟迟不肯往上浇水,我隐隐期待什么。
橘子当然好,她乖顺懂事,鲜活灵动,能把家里收拾得纤尘不染,也能精彩地演一出“饭在锅里我在床上”。
而当黎钰频繁出现在电话里、出现在我脑子里时,我龌龊地想过换成黎钰来演会是什么样。
我想我就是被人诟病的渣男——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。
3
橘子一件衣服换了好久,餐厅已经打过一次电话来确认,我抱怨她怎么这么慢。橘子从房间走出来时递给我张纸片,说上面列好了两家餐厅、两家民宿,我随手放在鞋柜上,匆匆出了门。
餐厅的冷气打得很足,赶走了一天的心浮气躁。头脑一点一点冷静清明下来后,我很为自己惭愧。橘子做错什么了,要受这无妄脾气?四年多的时间也许让我们最初的激情蒙了灰,但更多的只是我鬼迷心窍。
我觉得该说些什么表示歉意,可酝酿半天不知如何开口,怕越解释越乱。
晚上一顿饭我吃得意兴阑珊,橘子却似全身心地投入在食物中,她慢慢地饮酒,细致地切牛排,称赞橙味舒芙蕾如何甜而不腻。
“好久不吃的东西,果然让人怀念,是不是?”放下刀叉的最后一刻,她心不在焉地问。
我终于坐不住,“对不起,晚上真不是冲你,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……我没想起问黎小姐几个人,光顾着找你交代的‘花枝招展’的衣服了。”
橘子瞥一眼我忘记换的T恤运动裤,“噗嗤”一笑,“我说什么了?我还没提黎小姐你就急?我都不急。”
橘子当然不急,她是那种天塌下来能当铺盖的人。
“我对黎小姐没……”我想说没动心思,到底心虚。
“就算你没,可架不住别人有啊!”橘子用餐巾拭了下嘴角,再抬眼时明显有了几分醉意。
我隐约觉得橘子知道什么,脸上不由地一阵发热,扭头寻找服务生买单。
“放心吧,你有,或者没有,我都不会轻易把你拱手让人。”橘子伸手过来拍我的脸,一派风情万种,“此路是我开,此人是我栽……留下买路钱。买路钱懂不懂?”橘子继续含混不清地说。
我不知大半瓶香槟会让她醉成这样,她就像攀在我身上的一只长臂猿,软绵绵的。
到家费了半天劲把橘子安顿在沙发上,我拿过鞋柜上的纸条儿准备给黎钰发信息,最中间几个字黑胖一团,像被水晕开过,辨认半天才认出是“平江路花间堂”,纸片也凹凸不平——原来橘子换衣服那么久是悄悄在衣帽间哭过。
羞愧像浪涛一波一波卷入心间。她也不是真的没心没肺,大大咧咧,她也会心不安,会一个人躲起来黯然伤神。她也是个女人。
我在和黎钰暧昧的漩涡中翻滚陶醉,忍不住心驰神往,忍不住想去靠近,却并不真有孤注一掷的勇气。知道和黎钰没可能,又为没可能被彻底终结失落烦闷。我算什么男人?橘子又凭什么要为我的幼稚举止买单哭泣?
身边橘子的呼吸声渐渐平缓,我比在餐厅时脑子更清楚了,竟像“浪子回头”找到了久违的安宁。拿着纸片走去书房,我准备把信息从QQ上发给黎钰。
点开跳出来三条消息,时间是三天前,却都不是未读。
“在我空间里找到和你匹配的孤单了吗?”
“我下周末想去苏州‘实地考察’下,你会怎样欢迎我?”
“苏州有家遇见塔的风格和我们那年旅游时住过的民宿差不多,怀念。”
看完我只觉背后一凉,心上下乱跳。原来橘子登过我的QQ,看过我和黎钰的消息记录以及之前那些打情骂俏……她没找我吵闹哭打,没主动提过黎钰那茬儿,只在吃饭时敲边鼓般意有所指,我感激她给我们都留了情面。
橘子是智慧的。
不知是不是做了亏心事的人都急着赎罪示好,我想正好借领证的机会也该送橘子件礼物,她是那么重仪式感的人。
打开网页,准备百度搜索“结婚礼物”,鼠标才移到搜索栏,就自动跳出了数条记录:“婚前财产”“房产证领在结婚证后”“夫妻共同财产”……我思前想后,脑子里的线重新连接了一遍,像被人一记猛拳掀翻在地,再没力气移动鼠标。
是谁唱过“女人是老虎”?
橘子手写的纸片还在手边摆着,中间胖乎乎的几个字被晚上的灯光晕得更加模糊不清……至少眼泪是真的,我安慰自己说。
    相关文章
    精选图文
    作者的其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