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情殇

美文鉴赏-爱情无多,来日不长

作者:admin 浏览数: 2018-07-23
《爱情无多,来日不长》
故事主人翁:黎奕心,黎景之
主要讲述了黎奕心,黎景之的爱情故事,黎奕心和黎景之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,黎奕心喜欢自己的哥哥黎景之,而黎景之却恨透了黎奕心,因为她,他最爱的女人半身瘫痪,无法生育,哪怕黎奕心甘愿为他心爱之人代孕也无法磨平他的仇恨。可当黎奕心离去,黎景之却发现,放不下的人是他。
故事情节:
外面的韩可微就没有黎景之那么好的心态了,她整个人如同五雷轰顶,外面光鲜亮丽的黎家背后,竟然还有这样的龌龊事情……
 
怪不得她赢不了黎奕心,怪不得之前她怎么挑拨黎母和黎奕心的关系,黎母仍旧那么疼爱黎奕心。
 
原来如此!
 
她握着手机的手瑟瑟发抖,推着轮椅缓缓离开,她需要冷静的想一想,要好好的想一想……
 
直到可以出院的那天,南斯终归还是没有见到顾深,小脸一直皱着,趴在黎奕心的怀中拉着她的头发。
 
黎母伸出手:“南斯乖,外婆抱抱好不好?”
 
南斯犹豫了下,在黎奕心的目光下才撅唇让黎母接了过去。
 
黎景之则是在后面拎起所有需要带走的东西,另外一只手拥着黎奕心的腰,像极了一对夫妻。
 
“回家吧,都瘦了。”
 
黎奕心像是触电一般,匆忙看向黎母,见没有被看到才松了口气:“你别闹,妈还在呢。”
 
黎景之淡笑,没有多说,大步朝前面走去。
 
南斯窝在黎母的怀里闷声闷气的道:“外婆,爸爸是不是不喜欢我了?”
 
黎母疼爱的揉着他的小脑袋:“想什么呢,怎么会不喜欢你呢,小南斯最可爱了。”
 
“可是爸爸一直没有来看我,我想爸爸。”
 
黎母无奈的叹了口气,她不了解顾深究竟是怎么样的人,但是看南斯的态度就知道之前顾深对他和奕心是真的不错了。
 
“爸爸只是工作忙,等过两天就来看你了。”
 
南斯仍旧闷闷不乐的窝在黎母的怀里。
 
回到家里,迎接他们的是韩可微。
 
今日难得韩可微穿了一件红裙子,多了几分气血,脸上带着笑容:“妈,景之,奕心你们回来了。”
 
黎景之看都没看她,径直朝里面走去,对黎奕心呵护备至。
 
黎母也懒得理她,只是抱着南斯稀罕。
 
韩可微的笑容逐渐僵硬在脸上,许久才自己推着轮椅转头。
 
沙发上三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看着孩子,像极了一家人。
 
原本她已经绝望的心中泛起了无尽的嫉妒。
 
一整天,她就像是一个隐形人一般,没有人注意到她,甚至吃饭的时候都没有人帮忙一下,只是他们一家四口在亲密的互动。
 
也没有人注意到今天是她的生日,曾经那个每年都陪着她一起过生日的男人,正在对另外一个女人殷勤备至……
 
一直到晚上。
 
“景之我有点不舒服,今天你可以陪陪我么?”她卑微的请求。
 
黎景之眯着眼睛:“认清楚你的自己身份,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,还有,准备一下,我们明天去办离婚手续。”
 
离婚!
 
两个字让韩可微脸色瞬间苍白,她是一个孤儿,离开了黎景之她要怎么生活?
 
“景之,我的人生就只剩下你了,求求你不要抛弃我,求求你!”韩可微拉着黎景之的衣服哭的伤心。
 
像是有什么肮脏的东西一般,黎景之将外套脱下直接扔到了角落:“我说过不准碰我,这一切都是你该受的!”
 
“我已经知道错了,我求你不要赶我走,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,哪怕是做你和黎奕心的挡箭牌都可以,求求你。”
 
“不需要,奕心会光明正大的在我身边。”黎景之说完后,直接朝黎奕心的房间走去,完全不介意被韩可微看到。
爱情无多,来日不长
韩可微手心紧握,脖子上青筋暴起,满脸的泪水。
 
颤颤巍巍的推着轮椅回到房间,哭了许久,她才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:“你想翻身么,我可以帮你。”
 
黎奕心刚哄睡着南斯,看到蹑手蹑脚进来的黎景之,不知道为什么轻笑出声:“你怎么来了?”
 
“想你了。”黎景之偷摸爬上床,拥着黎奕心,将头埋在她的脖颈处深吸一口气,恢复了他心心念念了好几年的气息,心瞬间平静。
 
“你不要胡闹,南斯还在,不要吵醒他。”黎奕心有些怕痒。
 
黎景之长叹:“碍事。”
 
在对上黎奕心眼睛的时候他急忙改口:“我已经通知韩可微明天去离婚。”
 
黎奕心手紧了紧,目光闪躲。
 
“你不愿意了?”黎景之目光一禀,手捏住她的下巴,强迫她看向自己:“你答应过我的!”
 
黎奕心抿唇:“可以稍微等几天么?顾深真的对南斯对我都很好,南斯也想再见见顾深,你也不想南斯恨你不是么?”
 
不得不说,她一句话说到了黎景之的心里。
 
“顾家已经不足为惧。”
 
“什么意思?”
 
“顾家的董事会已经决定开除顾深总裁的身份,内部整理更换总裁,顾深也彻底失去了顾家的继承权。”
 
对于黎奕心的关心,黎景之异常的不满:“所以你不用怕什么,顾家也不会帮他说话。”
 
内疚充斥着黎奕心的心扉:“是你做的?”
 
“是。”黎景之供认不讳:“所以你最好不要反悔,否则我不知道还会对他做什么。”
 
“黎景之,你答应我不再针对顾深的!”
 
“嘘。”黎景之靠近她的耳朵,轻轻的嘘了一声:“不要吵醒孩子,我是答应你不针对他,只可惜他觉得可以和我争,开始和黎家对着干,自己作死。”
 
黎奕心气的浑身颤抖,却又想不出来什么反驳的话。
 
“我早就和你说过,顾深不是什么好人。”黎景之淡淡的解释道:“顾家就顾深一个儿子,开除了顾深基本上就等于是要了顾家的命,顾家的人也不傻,但是他们同意了,你觉得是因为什么呢?”
 
黎奕心摇头。
 
“顾深的父亲重新出山,担任总裁,是想给下一个接班人成长的时间,而那个接班人就是顾深的儿子。”
 
“什么!”黎奕心惊呼:“不可能,我和顾深结婚这几年,他的身边从来没有出现过别的女人!”
 
黎景之冷嗤:“顾深的儿子今年已经五岁了。”
 
黎奕心觉得脑子有些混乱,南斯今年才三岁马上四岁,那也就是说,在顾深带着自己逃离的时候,其实已经有一个孩子了??
 
当初他们还都在上学啊!这几年顾深也从来没有透露过一句,也没有回国,难道他是抛弃了那个孩子了么?
 
怎么会这样……
第23章你可以滚了
 
黎景之没有再说话,只是静静的抱着她,让她自己去想清楚。
 
孩子的事情让黎奕心惊讶了许久,最终才在黎景之的威胁下闭上眼睛睡去。
 
第二天,在久违的怀中醒来,黎奕心透过清晨的光线盯着那张熟悉的脸,那么温柔,手微微抬起触碰着淡淡的体温,心中不确定的感觉才彻底消散。
 
抽回手的瞬间被抓住,她来不及移开的目光撞进一双含笑的眸子中,立刻惊慌的躲开。
 
“早。”黎景之沙哑的声音中含着几丝笑意。
 
黎奕心一颗心就像是平静的湖面被丢了一块石头般荡起丝丝涟漪,慌乱的开口:“早,快点起来吧,一会南斯就要醒了。”
 
“他早晚都是要知道的,我才是他的父亲。”黎景之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下,这样的场景是他幻想了三年的期待,如今终于是实现了,就再也不想放开。
 
黎奕心不敢反抗,生怕将孩子弄醒,到时候如何和他说这件事情?
 
“你不要着急,等南斯大一点的时候再说吧。”
 
黎景之对于多出来一个孩子心里还是开心的,但很明显的是现在这个孩子在黎奕心的心中占据的位置太大了,让他多少有些不是滋味。
 
最终在黎奕心的坚持下,他无奈的起床收拾了一下才回自己房间去。
 
黎奕心等了会,才带着刚睡醒的南斯一起下楼准备吃饭。
 
“你们起来了,快来吃饭吧。”黎母先是抱着南斯稀罕了一阵后,招呼他们坐下。
 
早餐准备的异常的丰盛,一家四口落座,南斯就坐在黎母的身边,由黎母照顾着吃饭。
 
一直到吃完饭,黎奕心才想起来究竟是哪里不对,疑惑的开口:“韩可微呢?”
 
黎景之面色不悦的掐了她一下。
 
黎母就像是没看到一样,毫不在乎的开口:“一大早就出去了,说什么头疼要去拿点药,顺道想买点东西回来,我也就没多问。”
 
黎奕心还想说什么,黎景之突然起身:“来帮我一下。”说完后拉着黎奕心径直朝楼上房间走去,刚进去就将她抵在墙上,封住了红唇。
 
辗转情深的吻让黎奕心双腿发软,只能靠着面前的男人才可以站定。
 
“你干嘛啊,你要去上班了。”
 
“真想把你一起带去上班。”黎景之死死抱着她,忍耐着身体里涌动的浴火,一整个早上脑子里都是她的影子。
 
身体的变化黎奕心还是感觉的出来的,脸色通红却又不敢大力挣扎:“大早上你发什么情,一会要迟到了。”
 
“怕什么。”黎景之被她刻意压低的声音挑拨的火气更旺,呼吸不稳:“你身上究竟是什么味道?一直勾引着我。”
 
黎奕心被撩拨的面红耳赤的,只能不断的推着身上的人,好不娇羞。
 
好在最终黎景之还是有些理智,公司还有事情需要他去处理,他控制住了自己,趴在黎奕心身上不断深呼吸:“今天晚上让南斯和妈一起睡。”
 
黎奕心撇唇,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 
黎景之这才心满意足的松手:“晚上回来再收拾你!”
 
目送他离开之后,黎奕心一脸娇羞匆忙跑进洗手间收拾去了……
 
此时,另一边的韩可微正坐在咖啡厅的包间里,对面坐着的是许久不见异常憔悴的顾深。
 
“好久不见。”韩可微语气中带着唏嘘:“你变了许多。”
 
顾深早就褪去了之前的温润,眸子中带着几分杀气:“你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顾家?”
 
韩可微也没有心情继续寒暄,淡淡的开口:“你不恨黎景之么?你难道不知道那个孩子是黎景之的而不是你的?在你们回去的第一天,你的好老婆可是已经和他上床了。”
 
这说的话无比直白,原本都心知肚明的话被摆在明面上说,仍旧如同一把把刀子插入顾深的心中。
 
他手心紧握,手背上青筋暴起。
 
“如果你就是为了说这个,那你可以滚了。”顾深同样一点面子都没有给她留,当初这个女人是怎么害的黎奕心,他可是清楚的记得。
 
这对韩可微可是没有一点伤害:“不要生气,我们都是受害者。你喜欢黎奕心不是么,当初黎奕心都那个样子了,你还带走她。现在无非就是黎景之的身份比你强一点而已,如果他没有这层身份呢?”
 
顾深沉默没有说话。
 
韩可微继续道:“如果黎景之根本就不是黎家的孩子,只是一个被抱养假冒的呢?”
 
她拿出手机打开录音,黎母和黎景之的对话从中传出。
 
顾深眸子中的沉默逐渐被震惊取代:“这是真的?”
 
韩可微点头:“当然,我没有骗你的必要,我也恨他们把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只要这件事情传出去,加上录音,想要整垮黎家的人应该不少吧。”
 
顾深手指动了动,不行,如果真的传出去,那奕心必定也会受到牵连,到时候她要如何自处?她那个性子肯定会受不了的。
 
“你不想报仇么?不想东山再起把黎奕心夺回去么?到时候你把黎奕心带走谁还会说什么?”韩可微不断的给顾深洗脑:“只要黎景之失去了现在的一切,他就再也没有和你抢夺的资本。”
 
“你不是已经如愿的嫁给黎景之了么,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 
“呵,你看我现在的样子,我每天还要看着她们两个在我面前恩爱,什么见鬼的兄妹!我们两个是一样的人,我们应该团结起来不是么?”
 
韩可微冷笑:“我不想继续活的这么卑微却又得不到一点回报!我要他们都变得和我一样,让他们体会一下被人瞧不起的滋味。”
 
顾深看着魔怔的韩可微,眉头紧皱,最终理智将他拦下,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:“我今天就当是没有见过你,你做好也将这个东西收回去,如果你敢伤害到奕心的话,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更惨!”
 
顾深的反应是韩可微没有想到,一直到顾深离去许久,她才怒吼着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扫到地上,双眸通红。
 
“凭什么!凭什么你黎奕心的命那么好!凭什么所有人都护着你黎奕心!我不甘心!黎奕心我要你死!”
第24章用一辈子来弥补
 
黎奕心一整个上午都在和南斯一起玩,终归还是小孩子,所以很快就忘记了不开心的事情。
 
“爸爸!”小家伙玩的正开心,抬头却看到从外面进来,有些狼狈的顾深,笑容更加灿烂了。
 
黎奕心下意识抬头看去,被顾深的样子吓了一跳,急忙起身:“你怎么……”
 
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顾深一把抱进怀里,身体瞬间僵硬。
 
黎母看到他们这个样子,叹了口气,哄着南斯会房间里玩去了。
 
熟悉到陌生的触觉让黎奕心愧疚更甚,说话都有些结巴:“你,你怎么来了?”
 
顾深的疲倦在看到她的一瞬间烟消云散:“我想你了,来看看你。”
 
“哦,我们坐下说吧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被顾深这样抱着,黎奕心觉得浑身不舒服,心里更是发堵的厉害,想要逃避这种感觉。
 
顾深眼中划过一丝的怅然,苦笑的松开手:“我们好久没见了。”
 
“是啊,南斯还一直念叨你,说想要见你。对了你现在还好么?公司的事情处理……”话还没有说完,再次被抱住。
 
“奕心,我们离开吧,我们走吧,就像之前的三年一样,我们一起离开,我会对你还有南斯很好,就算是我没有了一切,我也会努力工作不让你们受苦好么?”
 
卑微的祈求摒弃了他男人最后的一点尊严。
 
黎奕心哑口无言,不知道要怎么去回应这句话,怎么去回应这个男人的真心。
 
换个角度想一想,她和韩可微有什么区别呢?
 
那个给顾深生下孩子,却永远不能站在人前的女人,和之前的她又有什么区别?
 
“回答我,奕心回答我。”顾深坚定的重复。
 
黎奕心闭上眼睛,许久才缓缓睁开:“对不起,我不能答应你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顾深。”
 
顾深的手缓缓松开,嘴角带着嘲讽的笑,盯着黎奕心。
 
“真的对不起顾深,我不能和你离开,我,我的心里……”
 
“你就那么爱他么?”顾深冷笑:“哪怕是身败名裂你也爱他?哪怕是他差点杀了你,差点毁了你的一辈子,你也爱他?”
 
黎奕心的心抽痛,她恨过黎景之,那一段时间恨不得黎景之去死,可是……她不能否认自己的心,她试图爱过顾深,可最终失败了。
 
或许在她年少的时候就已经把心交给了黎景之……
 
她不能再自欺欺人,感谢和愧疚并不是爱情啊。
 
“对不起。”
 
“你知道的,我想听的不是这句话!”
 
黎奕心手心紧了又紧:“顾深,我们离婚吧。”
 
顾深后退了一步才稳住身体,大笑了许久,转身脚步踉跄的离去。
 
“顾深……”
 
原本那个一直站在她身边的顾深,这次脚步都没有停顿,缓慢而又坚定的离开了这里……
 
黎奕心心中莫名的空落落的的疼,让她抓不住。
 
晚上黎景之回来之后,就拉着她回到房间,眸子里带着防备和怒气:“顾深今天来了。”
 
“来了。”
 
“他说什么!”
 
“我说要和他离婚。”黎奕心敛眸。
 
黎景之脸色这才好看许多,在她额头上亲了下:“你做的很好,尽快办理离婚手续吧,我要光明正大的娶你。”
 
“大哥。”黎奕心手颤抖的抓住他,一旦两个人走出那一步,就相当于是要抛弃曾经的所有:“你真的舍得韩可微么?”
 
黎景之狠狠的封住她的唇,在险些窒息时才松开:“不要怀疑我对你的感情,我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承认,但是我对你是认真的,之前的混账行为我会用一辈子来弥补你。至于韩可微,我们明天就会离婚,她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。”
 
黎奕心眼中涌出泪水,之前的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,如果没有那些噩梦该多好……
 
这一次的黎奕心异常的主动,主动的让黎景之都有些怀疑,却没有办法抵挡她的诱,惑,一整夜的极尽欢愉。
 
韩可微回到家里的时候,客厅中南斯正坐在毯子上玩玩具,黎母在一旁看电视剧。
 
“舅妈。”南斯抬头,乖巧的叫了一声。
 
韩可微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随即温柔的开口:“妈我回来了,小南斯今天玩的开心么?”
 
黎母淡淡的瞥了她一眼:“怎么回来这么晚?”
 
“医生说建议我做一下康复,所以我就在医院多呆了会,勉强能站起来一下了。”
 
“都这个样子了,就别折腾了,就算是站起来又能怎么样,以后别没事出去这么久,出事了还是麻烦。”黎母对三年前的事情也知道了一些,对韩可微更是没有好脸色。
 
韩可微气的身体颤抖: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
 
“舅妈不哭,呼呼。”南斯将手中玩具递给韩可微,笑的十分可爱。
 
“南斯,很晚了要睡觉咯,和外婆去休息了。”黎母径直抱起南斯,看也不看韩可微就直接上楼了,顺道还把灯直接关掉了。
 
韩可微死死握住玩具,面容扭曲,在昏暗的客厅中有些吓人……
 
第二天,身心舒爽的黎景拥着黎奕心睡的正香,就被焦急的敲门声吵醒。
 
“妈?怎么了?”黎景之穿上睡衣打开门凝眉道。
 
黎母脸色焦急:“南斯在你们这里么?”
 
“不在,怎么了?”黎景之心中扬起不好的预感。
 
这下子黎母脸色更难看了:“我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南斯就不在房间了,我到处都找不到他,我还以为他跑到你们这里了。”
 
刚睡醒的黎奕心听到这句话,脚步踉跄的裹着被子跑到门口:“南斯不见了?”
 
黎景之急忙抱着她:“可能是贪玩跑到花园哪里去了,妈我们马上就出来,很快就能找到的,不要着急。”
 
黎母无奈的点头,转身匆忙下楼。
 
“没事的,别担心,先换衣服。”
 
虽然有黎景之的安抚,可黎奕心的心还是无法安定,乱糟糟的。可也没有别的办法,只好先去换衣服,大致的收拾了下就冲下楼去找。
 
“妈,找到了么?”
 
黎母摇头:“你说这个小东西会跑到哪里去啊,家里已经上上下下都找过了,难道还能跑出去耳么?”
 
话音落,黎奕心大脑中突然闪现了什么,厉声道:“韩可微呢?”
第25章南斯不见了
 
经她提醒,这个时候大家才注意到已经一早上没有看到韩可微了。
 
黎母脸色突变,冲进韩可微的房间,这是一件装修简单的房间,里面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柜子,连梳妆台都没有,小小的空间一览无余,空无一人。
 
黎奕心心中扬起不好的预感,拉着黎景之的胳膊,声音颤抖:“韩可微,一定是韩可微带走了南斯,一定是!”
 
黎景之脸色阴沉:“我现在去查,如果真的是她做的,我会让她付出代价的。”
 
黎奕心脑海中浮现三年前,韩可微拿着刀逼着她的场景,如果韩可微用这把刀对着南斯……
 
不!她完全不敢继续想下去。
 
“一定要找到韩可微,一定要找到南斯,一定要!”
 
“我会的,你放心。”
 
黎景之打电话开始调取附近的监控,这边黎奕心也不闲着,继续在四周地毯式的寻找。
 
随着时间的流逝,她心中的焦躁越发的旺盛。
 
有几次黎奕心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蹲在地上大哭,南斯就是她的命啊,怎么会好好的孩子不见了啊!
 
监控调查出来了,一大早就有一个男人包裹严实来到黎家门外,不多久和韩可微一起带着一个包裹离开,时间是凌晨三点!
 
凌晨!
 
“我要去找她!”黎奕心在看到那个包裹的时候,再也忍不住了,往外冲去。
 
黎景之死死的拉着她,眸地闪过暴虐阴狠:“奕心你不要冲动,现在我们还不知道她在哪里,放心,她跑不掉的。”
 
“你让我怎么不冲动!韩可微是一个疯子!当年我被她折磨成什么样子难道你不知道么!”
 
面对黎奕心的话,黎景之无法反驳,心中怒火翻涌:“如果她敢伤害南斯,我一定让她生不如死!”
 
说完后又叮嘱了黎母好好照顾黎奕心,大步走出公寓,他要找到韩可微!
 
在所有人都在寻找韩可微的时候,黎奕心却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,第六感却告诉她这就是韩可微的电话。
 
“韩可微!”
爱情无多,来日不长
电话那边传来轻笑:“看来你对我还真是心有灵犀啊。”
 
“韩可微,南斯呢!你把南斯带到哪里去了,你究竟想做什么!”
 
黎奕心越是歇斯底里,韩可微的心里就越是舒服,坐在轮椅上看着还在昏睡的南斯,笑的张狂:“他早在三年前就应该死,连同你一起。你说我现在想要做什么呢。”
 
“你敢!”黎奕心怒吼:“你要是敢伤害他一丝一毫,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 
“想见他,就自己一个人来城南找我吧,如果你敢告诉别人,我和你保证,在你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只会是尸体。”
 
电话中传来的冰冷的声音就像是黎奕心此时的心情一般,她顾不上许多,趁着黎母不注意就朝外面跑,连开车都忘记了。
 
出门后,她险些被车子撞到,刺耳的鸣笛声响起,千钧一发之际,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。
 
“顾深?”
 
“黎奕心你不要命了么!你知不知道刚才多么危险!差一点你就……”
 
“顾深,南斯不见了,南斯被韩可微带走了,我要去找南斯,我要去找他。”黎奕心就像是在茫茫的大海上突然间看到了一片陆地,拉着顾深的衣角哭泣道。
 
南斯不见了?
 
顾深惊讶的看着她,想起来昨天韩可微说过的话,难道韩可微真的出手了?该死的!
 
“在哪里你知道么?”
 
“我知道,在南城。”
 
一路,顾深的车子开得飞快,薄唇紧抿,盯着前面的路。
 
黎奕心双手捧着手机,到了南城后对着那个电话重新打了回去:“我在南城了,你们在哪里!”
 
“很好,我们在北城,你还有半个小时,我希望你能够按时过来。”话音落,再次挂断。
 
没有等黎奕心开口,顾深就已经调转车头朝北城驶去。
 
“不要着急,没事的。韩可微知道,真正伤害了南斯会有什么代价,她不敢。”
 
黎奕心并没有被顾深的话安慰到,一颗心反而更加悬起:“韩可微就是一个疯子。”
 
顾深无奈叹息,一脚将油门踩到底。
 
北城护林房中。
 
韩可微惨白的手指捏着南斯的脸:“如果没有那些意外,这个孩子现在应该叫我母亲。”
 
旁边的男人声音沙哑,头上戴着一顶黑丝的帽子,整张脸也被一个黑色的口罩遮的严严实实,只有一双眼睛露在空气中。
 
“可微,你真的想清楚了么,一旦走出去这一步,你日后可能……”
 
“没有什么日后!”韩可微尖叫道:“我这个鬼样子还有什么日后!我不想继续被人无视践踏,如果我注定要死,那就大家一起死吧!”
 
她娇媚的五官变得十分陌生可怕,男人沉默着,最终只是叹了口气,缓缓踱步到门口。
 
从他决定帮她的那一刻开始,他的命运何尝不是被注定的?
 
黎景之这个男人的手段他早就体验过了……
 
南城到北城四十分钟的路程,顾深硬生生只花了二十多分钟。
 
随后根据指引,黎奕心踉跄的跑到护林房前,门口迎接她的正是抱着孩子的韩可微。
 
“黎奕心,你的胆子很大,还真的敢一个人来。”
 
“我来了,放了南斯,有什么事情对着我来,孩子是无辜的!”黎奕心小心的靠近,想确定南斯是否无恙。
 
韩可微仰头大笑:“想要看孩子么?来啊,你上来我给你看,他睡的很乖呢。”
 
不用想就知道孩子肯定被用了药,否则这个时候应该是醒着的!
 
黎奕心强忍着想将韩可微撕碎的冲动,大步上前,刚想接过孩子的时候,韩可微嘴角突然扬起一抹微笑,下一刻手缓缓松开。
 
“不要!”黎奕心瞳孔瞬间放大,冲上前的动作被一双大手阻拦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熟睡的南斯被从护林房的小高坡上摔下。
 
山坡并不算高,下面多是落叶,可也足够让黎奕心心痛的。
 
韩可微笑的更是灿烂:“手滑了。”
 
“放开我!如果南斯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,我不会放过你们的!”黎奕心双眸因为怒火而通红,沙哑的声音低吼道,可对韩可微来说却毫无威胁。
    相关文章
    精选图文
    作者的其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