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学生随笔

读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有感_聊斋志异读后感800字

作者:admin 浏览数: 2019-08-21
起初,看到冰心奶奶写的一篇文章《忆读书》中这样描述∶《聊斋志异》故是短篇的,可以随时拿起放下,又是文言的,这对于我的作文很有帮助,从那时起我就对《聊斋志异》充满好奇……
 
刚读《聊斋志异》时,我只是在意书中作者的文笔。那时我只是为提升作文水平,我开始注意文章的优美句,《聊斋志异》吸收古代白话小说长处形成拉独特的简洁优雅的文言风格。从故事结构上看,情节曲折离奇,布局巧妙,使我兴味盎然,爱不释手。
 
后来读《聊斋志异》时,我好奇蒲松龄怎么会写这些鬼,狐,妖,神,这本书有怎么会被流传,在我看来《聊斋志异》根本就是蒲松龄的白日梦,我认为真正有学识的人一定不会相信这些,这本书根本不切实际,后来我搜索资料时才明白作者一生深陷科举考试之中,屡试不中的挫折及随之而来的贫苦生活使他对现实产生了强烈不满,并对科举制有所质疑,但它又深受传统价值观和家风影响,始终无法割舍对“金榜题名”所抱有的那份希望。他常常有意无意的将自己对生活的一些期盼投射到作品当中
 
读到最后时,我开始回味《聊斋志异》以前的故事,我开始思考,结合当时的社会情况进行思考,我开始总结蒲松龄的传奇一生,后来,我认为《聊斋志异》不就是对社会中吃大鱼大肉的贪官批判,对当时社会不良风气的厌恶
 
清人邹弢在《三借茅笔谈》中这样描述《聊斋志异》的创作过程:“每临晨携一大瓷缸,中贮苦茗,具烟一包,置行人大道旁,下陈芦衬,坐于上,烟茗置身畔.见行道者过,必强执与语。搜奇说异,随人所知:渴则饮以茗,成奉以烟,必令畅谈乃已。偶闻一事,归而粉饰之。如是二十余寒暑,此书方告成。”
读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有感_聊斋志异读后感800字
读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有感_聊斋志异读后感800字(二)
 
人间有无数梦境,美好的、纯真的、幸福的,但有一种充满妖狐精怪的梦,此乃“异梦”,而一个人的一个叫《聊斋异志》的梦,连绵延展了数百年……
 
现代的中国文坛,已经很少出现能另某类文学登峰造极、成为潮流的作家了。在被无数渲染青春、玄幻小说的书店角落里,有一列书,他们是最古老的,却也是最容易被忽视的——中国古典名著。在这个要与时俱进的时代,渐渐被取代。其实,我们不妨在茶余饭后,捧起一本线装书,静静地品味着流浪在室内的书卷香气……
 
很多人讨厌文言文,它读起来艰涩无比,中考还是必背的。但稍有一些阅读量的人都知道,文言文中有另外一个世界。我从小就接触古典名著,四大名著之中,除了过于做作腔调、风花雪月的《红楼梦》不怎么理解外,其他的都滚瓜烂熟, 读得通透。但《聊斋志异》为我打开了另一扇门窗。
 
在读一本书时,首先要对作者有一些了解。《聊斋志异》的作者是蒲松龄,字留仙,号柳泉居士,四次科考而不第,一声穷困潦倒,留给后人的唯有他数十载坚持与努力撰写而成的、名传千古的《聊斋志异》。
 
可能有些同学还不清楚它讲述的是什么。志异,顾名思义,就是记录怪异的事情。其实是些鬼、狐之类的事。说实话,一开始我就是把它当作玄幻小说来看的。其中也有几个故事,是我们曾经听过甚至学习过的,比如《画皮》、《聂小倩》、《崂山道士》等。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,在一个个可笑、可悲、可愤的故事中,都是当时的社会真实写照。就以《席方平》为例,席廉得罪了富豪羊某,为羊死后买通冥间的狱吏旁掠而死。席方平代父伸冤,魂赴冥司告状,可是从城隍到郡司直至冥王都收到了羊某的贿赂,不仅冤屈莫伸,反遭各种刑罚。这篇文章表面上虽写幽冥,实则影射人间,写尽了劳动人民的苦难与强大的意志力,也侧面反映了当时商业巨贾的权力之大与贪贿之多。正如郭沫若所言:“写鬼写妖高人一等,刺贪刺虐入骨三分。”除《席方平》以外,还有不少故事给我带来深刻的启迪:《崂山道士》讽刺了像王生一样好逸恶劳、投机取巧的人;《画皮》叫人要透过外貌洞悉人的本质;《偷桃》、《口技》描写了当时民间高手的超凡技艺。
 
《聊斋异志》中所描绘的,都透露出作者对科举制度的鄙夷,对封建社会的厌恶和对当朝官员腐败的仇视。在对不同人物的描绘中,显现了人性中潜在的怯懦与自私。然而,对于鬼与狐来说,也是存在两面性的,有好鬼与善狐,也有恶鬼与狡狐。对于向善的狐的描写,也是作者对理想的爱情的赞颂与向往,但也不妨是对男权至上的哀叹。在满清政府当权时,能创作出这等讽刺意味与对新事物的赞颂并存的作品,不得不说蒲松龄是一代奇才。
 
蒲松龄自己也不会想到,三百多年后,竟有一代又一代人去研究《聊斋》、解读《聊斋》,这个终生没有中举的老贡生,这个饱读诗书却三十年以教书为生的老夫子,这个穷困但不潦倒的老叟,现在是否泉下有灵,看得到这一幕。不知在另一个幽冥世界里,他可曾完成自己的夙愿,寻得到一个没有压迫、和乐安定的世界?也许,仍旧有人做着和他一样的梦,让他们轻轻地睡去吧,他的灵魂与《聊斋》同在……
    相关文章
    精选图文
    作者的其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