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新秀美文

撑起雨伞能不能再次拥抱

作者:admin 浏览数: 2019-05-04
曾经下雨的时候,喜欢一个人走在雨里,看身边匆匆行人手中的伞,一方小小的天地是无雨的晴空,街头阴暗的天气却有着色彩的斑斓。
 
年少时光的记忆里,有一把小小的雨伞,淡淡的浅蓝,缀着白色细碎的小花,点点滴滴迷漫着一份梦幻,很柔和的图案,精巧而雅致,在雨中,雨珠从伞面点点滴滴滴飘落,仿佛罩着一层细细薄薄的烟,那抹微蓝仿若飘动的一个梦境,在雨里走来走去,不会消散。
 
曾经很喜欢飘着细雨的日子,一个人撑把伞,走在冷清的路上,听雨的声音,在身边呢喃,好似在轻声诉说,也好像在和人缓缓交谈。而那时,就会常想起雨打芭蕉的清幽和惆怅,想“斜风细雨不须归”的淡然,想“空阶滴到明”的忧伤与哀怨,而伞下的世界便是自己心底的一个秘密,守住这一小片晴朗,无视身边的浅风细雨,那份浅淡的心绪自由自在,没有羁绊的困扰和缠绵。
 
曾经某一段青春时光,我拒绝打伞,喜欢淋雨,喜欢听雨打窗棂的清脆,喜欢雨中丁香的幽雅,喜欢雨珠滴落在睫毛上的清凉,孤独地走在风里,有鞋踩在路上发出清脆的声响,有身边擦肩而过的陌路,有一把把不相遇的伞。现在想来,那伞是一种距离,在伞下的人无论相识或陌生,都自我成为一个世界,互不干扰,也从不靠近。就是因为这样的空间,才有了各自的世界。可以远远相望,彼此静默,也彼此祝福。就如人与人之间,太近易生嫌隙,太远就是疏离。只有这看似无形的距离,才可以相安平和,轻松随意。
 
那时就喜欢观看街头的伞花,那是伞组成的世界,美丽而动人,细细密密的雨交织在伞与伞之间,就如心事与心事之间的碰触,伞与伞的空隙有雨笼罩的迷蒙,而心与心交流是无声的语言。总幻想着雨中该有一场动人心弦的相遇,让你牵肠挂肚、让人魂牵梦萦,让人可以面对雨而发千古之幽情,让人可以在雨中相伴相守一生,让人可以记住雨的缠缠绵绵是不变的情感,让雨中伞的故事可以成为不变的永恒。
 
其实,偶尔面对雨,面对这份缠绵,会让人变的脆弱,让人产生伤感,让人想有一颗相知的心在默默挂牵,渴望在世上总应该有一个人可以与自己执手相握,共同撑起一把心爱的伞,不怕身边的风雨,不怕陌生的坎坷,不怕前路的艰难,不怕明日的阴暗,只要能相携地走过今生的路,便也无怨无悔。
 
可是,当初青春年少,没有雨中相逢的故事,却因为雨季的来去而有了人生的聚散。那些故事消失在风雨里,那些挥别早已没有了眼泪,可是,我依然心存祝愿,我会记住曾有人为我祈祷,让所有的伤痛和风雨都无力伤碰到我,往日依稀,那给我伤痛的人,那让我前行路上历经风雨的过往,都因为我不懂珍惜。错失的季节里,我依然期待明媚,守护最初。
 
而雨中伞一直是我杜撰故事中不可缺失的情节,总是在心灵深处把雨中伞的画面镌刻成最美丽的风景,不能忘记也不能舍弃。无论是擦肩,还是回首,我们依然要在风雨中守候安然,淡定从容。
撑起雨伞能不能再次拥抱
能不能再次拥抱(二)
 
最青涩的年华里,他和她相遇。都是穷孩子出身,来上大学时,他口袋里只有100块钱,而她则穿着母亲手缝的内衣。那时他们想,一定要在北京这座城市站住脚。那年,她20岁,他21岁。
 
虽然没有钱。但两个人的爱情一点也不少。坐在湖边,一边读书一边谈情,他随手采了身边的草,给她编了一个草戒指,小心翼翼地套在她的手上。她笑着说,好看。那个戒指,她趁他不备夹在了书里,后来,一直偷偷戴着。他承诺,将来有了钱,给她买钻石戒指。她信了这句话。大四那年,他们偷食禁果,她怀了孩子。
 
那时校风很严,学校知道了这件事情。她一个人承担了下来。没有说出他的名字。两个人的前程,不能全都耽搁了,她要让他知道,她有多爱他,可以为他放弃自己的一切。他跪在她面前,信誓旦旦:“你放心,我们要相爱一辈子的,你先回家等我,毕业后我找好工作就接你回来,好吗?”
 
她无法在北京待下去,回了老家。他也守信用,每天一个电话,两个月来看她一次。毕业后,他如愿留在北京,进了中直机关。有同事介绍女孩子给他,是北京女孩,父母是高干,有车有房不说,还对他的前途有极大帮助。
 
他有些动摇了。是啊,她在乡村,是一个没有学历的女孩子,而且快生孩子了,将来还能有什么前途?那一刻,在情感的天枰上,他做了倾斜。生孩子的时候,她打来电话,说:“此时,真想你在身边。”
 
他赶回去是在两个月后,看到敞着怀给孩子喂奶的她,披头散发,衣襟上沾着饭粒。他颓丧得很,想着北京那个追求他的美丽女子,两个女孩简直是天壤之别。她看出他的慌张,也看出了他的迟疑:“如果你不方便,我不会拖累你的,真的,我可以嫁给别人。他羞愧万分,于是,掏出一张银行卡。那是两万块钱,于她而言,是很大的一笔钱了。他撒了谎,说自己要出国。不知何时才能回来,请她不要再等待。
 
他并没有出国,而是和高干子女谈起了恋爱,他要把旧的东西全部抛掉,开始新的爱情、新的生活。他换了手机号,和所有的同学朋友说自己要出国了,正在办手续。她更干脆:“我嫁人了,不要担心我,你我尘缘已尽。”
 
他放下了一颗心,从此张扬着自己的现代时尚爱情,把自己融入到北京人的圈子之中。
 
不久,他结婚了,婚后3年,果然出了国。他渐渐忘却她。因为太太一副小姐脾气,假如知道他有一个儿子。断然轻饶不了他。
 
几年之后,太太和一个荷兰人好上了,提出离婚。他领着小女儿在美国生活,生意做得不错,不久成了一家跨国公司的副总。在梦里,他常常想起她来,不知她过得还好吗?他知道已经没有想她的资格。是他放弃她的,是他不要她的。可现在,他不思念同床共枕多年的前妻,想的却是她。
 
又过了几年,他回国,辗转打听到她的消息。回到她的家乡,他看到了她。
 
她在一个乡镇企业做会计,还是那样清秀。他以为她会哭,她却只是云淡风轻地问:“回来了?”仿佛他昨天才刚刚出门。两个人静静坐下,他随意翻她的书,却翻到那枚草戒指。瞬间,他仿佛被雷击中一般。这么多年,她还保留着。
 
她静静地笑着:“这是我收到的第一枚戒指,所以我要珍惜。”
 
“你不怕你的丈夫说你?”他注意到,她手指光光的,根本没有戴戒指。
 
她头也没抬,平静地说:“我一直没有结婚。”他惊住。她继续说:“当年,是为了让你安心,我想,爱一个人,就给他最大的自由吧。而你和我说过相爱一辈子,那么,就让我守着自己的爱情一辈子吧。”
 
他扑通一声跪倒:“对不起!”
 
她扶起他:“走,带你去看儿子吧。”
 
儿子已经上高一,他远远地看着,儿子英俊挺拔。一如当年的他。他想跑过去,她拦住了他:“不要吧,孩子以为他爸爸在美国,而且已经离开人世。我一直告诉他,爸爸有多爱他、多疼他。”
 
他轻轻扶住她的肩,问:“我,是不是还有机会?”
 
她安静地笑着:“我已经不会爱了。你知道的,没有爱情在原地等待你,我愿意和儿子这样过。一直到老。”那一刻,他才知道什么是此情可待成追忆。
    相关文章
    精选图文
    作者的其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