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名家作品

七堇年博客:只想唱歌给你听

作者:admin 浏览数: 2019-06-12
去年的情人节他还在她的心里,他千里迢迢来到她所在的城市。他手中那一束红玫瑰没有999朵,而她已经感到了一千倍的欢心。她说网络也有真实的幸福。
 
今年的情人节,她的世界里没有了他的踪影。他只给她一个快乐的情人节,还有那一束吐血的玫瑰花。而她却把女孩子的一切都给了他。半年了,他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,她再也没有找到他,他在网络里消失了。她狠狠的哭得天崩地裂。
 
花祭情人节大街上到处充满玫瑰花的香味。一对对情侣手牵手,捧着玫瑰花神采飞扬,缠绵嗔笑。而她一个人走在一年一度的情人节里,情人们脸上洋溢的幸福,就像一把把的嘲笑,剜割着她的心。其实,在她结了痂的心上,不想看到任何一对依偎着的男女,因为那是在揭她的疤,即使她是无意间的瞥见,也是舔食自己血淋淋的伤口啊。
 
她常常在暗夜里痴痴的想,那么真实的一个人,怎么说没就没了呢?她总期望着某一天,在小巷的拐角处,或在川流不息的人群里,他会突然的向她走来,高声喊着她的名字,还捧着那束玫瑰花笑盈盈的迎面而来。而他再也没有出现过。她再也没有看见过网络上他的头像闪动过。
 
大街上一遍遍的唱着<没有情人的情人节>,她浑身上下都感到悲凉。一个人不知不觉的胡乱的走到了他们去年相约的公园。北方的公园里冷冷清清,不知哪里刮过来一张发黄的旧报纸,就落在她的脚下,她踏上一只脚,当另一只脚跨过的瞬间,她看到报纸上有一个人的照片。
 
她蹲下身子仔细一看,不由得惊呆了,是他,真的是他。她一下子拾起旧报纸,认真的读着。原来他不是大学生而是打工仔,半年前他在和犯罪分子搏斗中英勇牺牲。这张报纸就是报道他英雄事迹的。
 
她的泪珠滚滚而落,是天意吗?是他来和她相聚吗?半年了,他音信皆无,此时她终于一清二楚。
 
她拿着那张旧报纸,在花店买了一束玫瑰花。然后回到家中,把报纸工工整整的放在写字台上,再把玫瑰花摆在上面。
七堇年博客:只想唱歌给你听
七堇年博客:只想唱歌给你听(二)
 
男孩是在一个“文学论坛”里碰到“一网情深”的。
 
后来,男孩用电子邮件和QQ了解到“一网情深”的一些情况:北方一所大学中文系二年级的女生,喜欢文学和音乐。
 
火车票里的爱情等到两个人互通了近百封电子邮件后,男孩发觉有点喜欢女孩了,这虽然有点老套,像被嚼了很多遍的甘蔗渣儿,但男孩还是在第一次通电话快结束时对女孩说出了“我想到你的城市看看”的话。
 
第二天,男孩就登上了北去的火车。在那所大学校门口见到女孩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。西伯利亚来的寒风吹得男孩牙齿直打架,但男孩的心却像火炉一般热着,因为女孩比男孩想像中的还要秀气漂亮。
 
两个人傻乎平地站着不知道说什么好,好像网络里的文字把他们所有的语言都透支完了一样。直到门卫过来问话的时候,他们才感觉到自己的失态,连忙去找安顿的地方。
 
如果不是寝室里的人发消息来说“下礼拜要去实习,再不回来就顶不住了”的话,男孩还想多留几天的。其实女孩也是这个意思。
 
男孩从火车的窗口看着月台上有节奏地奔跑着的女孩,眼泪快刹不住了。当那只白玉一般挥舞的手不见了的时候,男孩感觉自己的心被那只手掏空了似的,头脑里一片空白。
 
火车将男孩和一群同学带到了更远的实习单位,男孩对女孩的思念却像野草一样疯长起来。有一个双休日,男孩终于忍不住又买了一张北上的火车票。在北方那个脏兮兮的火车站里,男孩见到了女孩。他们相拥在一起,好像整个世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了。
 
半个小时后,男孩坐上了返回南方的列车。
 
三年以后,男孩不顾家人的反对,甚至不惜和父母断绝关系,还是和女孩走到了一起。等到稀稀落落来喝喜酒的客人走光以后,男孩把女孩抱进了他自己亲手布置的新房。推开门的瞬间,女孩就看到了床头墙壁上的那两个“喜”字,她感到很特别,连忙从男孩的手中挣扎出来,走近了,才发现是男孩用几年来南下北上的火车票拼成的!车票上是女孩很熟悉的两个地名。于是,就有泪花在女孩的眼眶里接二连三地盛开了,一朵一朵,晶莹剔透。
 
蜜月一结束,现实的生活开始了。男人和女人由于各种原因依然分隔两地,火车票依然是男人经营两人爱情的重要手段。
 
日子就这么过着,一晃就过去了五年。女人终于回到了男人的身边,两人不需要用火车票换来厮守了,女人像个孩子一样活蹦乱跳了。夜里,女人在被窝儿里指了指床头被岁月和灰尘欺压得色泽黯淡的那两个“喜”字还想说点什么,男人已经哈欠连天了:你也累了,早点休息吧,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。然后拉了拉被子,留了个脊背给女人。
 
有一天,男人终于说,对不起,我的“火车”出轨了,我们还是坐各自的“火车”好些!
 
女人沉默了一会儿说,好吧,能把你这五年来收藏的火车票送给我吗?
 
男人叹了口气,对不起,这些年的火车票都被我随手扔了!
 
女人忽然全明白了,所谓爱情,也不过只是人生旅途中的一张火车票。
    相关文章
    精选图文
    作者的其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