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新秀美文

优美的文章_夏天里的絮语

作者:admin 浏览数: 2019-10-31
有时候很羡慕上百年的老建筑,上千年的古树,因为它们从生命初始至今矗立一处,经历无数变革、见证无数故事。
 
我喜欢天坛公园的那株株百年老树,粗的一人双臂都难揽抱,它们从天坛初建就伴其左右,随着王朝更迭,随着历史演变,它们安静地配合着天坛的宏伟,安静的守候那份荣耀。虽然来参祭的人们不会过多瞩目它,但是它更可以冷眼旁观从此处“经过”的人们,或帝王将相或素衣平民,来此处的人也许正直志得意满,也许对俗世心灰意冷,但无论什么样的人,它们都安静接待,安静送归,它们见证了太多故事也目睹了太多衰落,所以风吹过时它们也不会摇晃过度,犹如见识了太多沧桑荣辱的智者,我想安静就是心里有更多饱满的见识。
 
我喜欢哈尔滨解放前建造的俄式建筑,喜欢它们并不是因为它们的气派、伟岸,而是因为它们其实是身处异地的“异乡人”,它们犹如“外国人”站立在中国的这片土地上总是不免让人多看几眼,因为它们与众不同。其实承载着与众不同的同时便也面对孤独,就如身在异乡为异客的人们总是与“当地人”格格不入。再加上它们如今的命运已经不能与往日相比。它们建造初始华丽庄严,可解放后新式的斯大林风格建筑混杂其间与其争光辉,它们有的被新建的楼宇挡住不再抢眼,有的因无人修缮而大门锈死藤蔓攀爬,但是孤独而有些落魄的它们依旧有夺人的气势,让人不得不佩服它们的刚毅,它们安静的迎来日出送走余晖,我想安静就是经得了落寞。
 
我喜欢乌镇小巷里的老房子,青石板被磨的铮亮,店板被磨的黝黑,但是你走在期间再躁动的心也会静下来,但这安静却又不显冷清。站在老房子的阁楼上眺望,你只能看到对家园子里几只闲逛的鸡鸭,那些未成年的古代少女们又是如何守着这院子走过十几载光阴。这里年年如此月月不变,但是这就是这处流水,这些小巷的魅力所在,它们经得住细水长流千篇一律的生活,周而复始让它们磨的越来越“亮”,越来越“静”,我想安静就是能守得住寂寞吧!
 
前些日子见到一位老师写的一句话,大概是说,古语有“宠荣不惊”,其实人们往往只能经得住宠,但是受不住辱,我想,安静大概就是能真的经得起浮华,守得住落寞吧。相对来说,见识更广阔也越容易做到。
优美的文章_夏天里的絮语
(二)
 
夏天,气温就好像一个淘气的小孩子,“噌”的一下就蹿到了30几度了,T恤、迷你裙也张扬了起来,绚丽多姿。那青春的身姿,再配上漂亮千姿的长裙,构成了夏日里最美的风景。
 
所有的事情,在夏日里都会变得丰富起来。灰色的会泛绿,绿色的会开花,开花的会引来主人。连旧日里堆积的那些老心事也会被翻出来和床单衣物一起晾晒。是啊,阳光那么好,谁能有理由不快乐?
 
蜿蜒的路边,种植着几棵不知名的树木。枝叶茂密,姿态美丽的伸展。枝条上绽放着一朵朵粉色的花儿。花儿有着细细长长的花蕊,仿若龙须一般,“龙须花”悄悄的从绿叶中探出头来,安谧静寂,清丽温婉。让我简直不忍心去伸手轻抚,生怕稍一触摸,便会让她们染了世俗的气息。
 
恩,喜爱,在心里就好。如在一篇文字中读到的:真正的疏离是亲近的。因为想近,所以,必须要远。那小心的爱,一定要放在微小的心里。
 
我坐在树下,树枝像一把大伞,遮住了阳光,感觉到无比荫凉。啪,忽然有一朵花从枝头坠落,正落在我的发间。我仿佛听到清冽的一声响,隐隐漂浮在透明的空气里。浅浅的香息,仿若安然恬淡的思念,轻若游丝,却深入骨髓。我忍不住心动。生活也一如夏日,免不了烈日,却总能找到荫凉,也总有那么些心动的瞬间,陪伴着我度过如水的时光。
 
风继续吹过,龙须花树兀自婀娜的舞着,摇曳着轻柔的身姿,淡然美丽着。
    相关文章
    精选图文
    作者的其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