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原创精选

原创美文-没有爱情的女人

作者:admin 浏览数: 2018-07-04
原创美文-没有爱情的女人
梁薇几天前走了,遗体已经被送去火化。 
接到通知时我刚刚摆脱失恋后的自我否定不久,和我提分手的人对我说:“你根本就不爱我。” 
我想,现在的我比八年前更加明白梁薇哭着问的那句“为什么没人爱我”了。 
因为我和她一样都不懂得如何去爱自己,然后再去爱别人。 
梁薇早就生病了,谁都没有告诉。她生病后便越来越肆无忌惮地喝酒,病情也随之恶化,要知道她还不到五十岁。 
直到今天,我仍然能想起初见梁薇时她那副精明的样子,巴不得将所有钱财握在自己手里,懂得享受但又很有分寸,因此我实在想象不出她是怎么饮酒到昏天暗地的。 
我感叹更多的是我的家人都命薄,不论有没有血缘的牵绊。 
我是八年前认识梁薇的,那时母亲病逝前交代我去找她,因为她在名头上是我的小姨,我是她的外甥女。 
在那之前,我还从不知道母亲有一个妹妹。母亲说梁薇是捡来的,当时梁薇身上有写着出生日期的字条,还有个价值不菲的金锁。 
梁薇从小跟家里人关系都不错,母亲比她大五岁,也知道她非外公外婆亲生,但两人就像亲姐妹。渐渐长大后,梁薇越来越不甘平凡。外公外婆意识到这孩子迟早都要离开家,便在她十八岁时将她的来历说给她听,压箱底的金锁也拿出来给她。 
梁薇看似没有任何反应,然而没过几天,她就带上行李和金锁离开了家。她深信自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,即使不是也要出去闯荡一番。她给外公外婆磕头,并承诺将来一定会报答他们。 
梁薇与母亲一直有联系,不过我是不知道的,毕竟我没有见过她。我只是终于弄清楚了自己家庭条件还不错的真实原因,多半是梁薇汇的钱。 
那时在这世上除了梁薇,我已经没有任何法定上的亲人,我那跟别人跑了的“父亲”,在我心里活着跟死了是没分别的。我原本就要去梁薇所在的城市念书,加上我当时没成年,我的确需要一位监护人。 
梁薇管着一家大酒店,不论她亲生父母怎样,她自己已然是个有钱人。 
梁薇是聪明的,又或者她只是瞎猫撞上死耗子,她不仅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,而且还从他们那里“抢”来了一笔钱,以及那家当年尚未公诸于世的大酒店。 
她父亲是个企业家,母亲是不知排行第几的小老婆,生了女儿不想要,后来又生了个儿子,分到一些产业,那家酒店是九牛一毛而已。 
梁薇得了东西后,答应这辈子和他们老死不相往来,那么多年她依靠自己的努力已经开了好多家分店。 
我第一次见梁薇便是在她酒店的大厅里,她身后跟着一行人。我报上姓名和来意后,梁薇看着我足足愣了半天,我盯着头顶的水晶灯看了半天。 
它要是掉下来,一定能把我砸个粉碎。 
“姐也真是的,都不和我说。”梁薇浅浅淡淡地说了一句,听不出是难过还是不耐烦。 
彼时她三十六岁,看着像是三十岁。 
按理说我与梁薇没有血缘关系,可我跟她面对面时,瞧着她有点儿像成熟版的自己。也许那个瞬间就是以后的事情的伏笔,至少我当时浑然不觉。 
梁薇住在酒店里,所以我也被安排住在酒店里,就和她的房间挨着。 
那天我和梁薇一起吃了晚饭,饭吃到一半时,我对梁薇说:“我所有花销咱们俩都记着,以后我慢慢还。” 
梁薇放下筷子,“小丫头家家还挺会做人,你喜欢还就还好了,我可没跟你要,只要你还得起。” 
我笑了一下,还不起也要还,她对我而言是个外人。 
梁薇起身就走了,我觉得我们以后可能很难合得来。 
最初其实我是非常看低梁薇的,她斤斤计较,但是很舍得给自己花钱找乐子。 
那时候酒店里有个皮相不错的年轻服务生,他二十几岁,油嘴滑舌的,梁薇叫他阿南。 
有天早上阿南从梁薇的房间里出来,我恰好也要去学校。 
他知道我是梁薇的外甥女,便走近我,直勾勾地盯着我问:“小丫头,你是不是也和你小姨一样喜欢钱和美人?” 
我看着他衣冠不整的样子,着实想笑,假使不配上那张精致的脸,他真的会挨揍。 
也是了,美人不仅指漂亮女人,还有漂亮男人。 
“真巧,我也喜欢,但是我不喜欢你这样的。”我绕过他准备走,却听到身后传来梁薇的大笑声,她正倚在门口看好戏。 
我回头冲着梁薇说:“你该换人了,他想勾引我。” 
梁薇嗤之以鼻,“他勾引的人多了!” 
说完,她和阿南就开始笑。 
渐渐地我便习惯了梁薇的做派,她的男人不止阿南一个,但无一例外都长得很好看。 
学校里有同学知道我与梁薇的关系,他们私下里问我梁薇是不是真的在养小鬼,我听了一头雾水。 
原来,梁薇在这城市里也算是个名人,莫名其妙白手起家似的,又不是嫁富豪离婚分的遗产,又没听说是谁家千金,还挺有生意头脑,背后总得有男人。 
女英雄是必定得问出处的。 
我回去后就问梁薇,“听说你养了小鬼?” 
“我才没有。” 
“那是怎么回事?” 
“他们想八卦,我就只好弄些烟雾弹。谁知道他们怎么那么无趣,只对养小鬼感兴趣,不少人问我养小鬼的事儿,还让我介绍介绍。” 
“你还挺有趣。” 
梁薇听到我这样说,愣愣地看着我。 
我从来不叫梁薇小姨,梁薇也从来不叫我的名字梁星,只是有次她对我说:“姓梁挺好,别跟你那个混蛋爹的姓。” 
后来我知道,那“混蛋爹”是一语双关。事实上,如果不看户口本,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曾用名是什么,我只知道我叫梁星,一辈子都叫梁星。 
我和梁薇之间就一直这样你啊我啊的来来去去,也不知道这默契是怎么来的。 
梁薇是个很少失态的人,仅有的两次都被我撞见了。 
第一次她喝醉了,不知为什么把阿南从房间里赶了出来。 
我听到争吵声便出去,门开着,梁薇在屋里哭哭啼啼的,阿南站在走廊里。 
我对阿南说:“你先走吧,这里没你的事儿了。” 
阿南看了我一眼,嘀咕了一句,“果然是一家人。” 
我也毫不留情,“真是嘴碎。” 
我看轻梁薇,自然更加看不起从梁薇那里赚好处的阿南。 
那天我第一次进了梁薇的房间,梁薇之前从不让我进她房间去。 
梁薇坐在地上,她已经不哭了,开始给我讲她的爱情故事。 
“我以前也爱过一个人,他叫方杰,就是这个人,他跟我说,你们女人永远不会懂男人的追求。这就可笑了,男人都想要地位,有了地位以后就有大把的钱和女人,我怎么不懂,我也喜欢钱和男人,他敢说我不懂?” 
梁薇哭哭笑笑,这个方杰应该是她的挚爱无疑。我本以为她从来没爱过人,她多情,却又总是很薄情。 
“他去哪儿了?”我好奇起来。 
“不知道,我又拴不住他。” 
“那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儿?” 
“反正他不喜欢我这种势利的女人,他喜欢饱读诗书的,所以我也去看书了。” 
“你读的什么书?” 
“就,鬼故事啊!” 
“哦,好吧。”我捂着嘴笑。 
梁薇是个蠢女人没错了,估计养小鬼也是那里看来的。母亲也说,她从小就不爱学习。 
梁薇懂经商,怕是遗传基因的强大作用。但梁薇不爱文学,她嫌弃那些小说太矫情,或者她根本看不懂。 
梁薇还常常派人看着我,我装作不知道。我每天就是学校,书店,酒店三点一线,连朋友都很少。梁薇给我的零花钱基本上都用来买书了,我想应该没有比我更无趣的人,但梁薇依旧让那人跟着我,是过了一年才停止的。 
梁薇一直很孤独,我感觉得到,尽管她从不说这个词,因此我那时候觉得梁薇和自己家是有缘的,母亲,梁薇,再加上我自己,我们的孤独是那么相似。 
我在酒店住的第二年,阿南离开了梁薇,他说他要回家乡去。他是陪在梁薇身边较久的人了,在那些变换的面孔中,他总是不变的。 
阿南离开那天我也在,他似乎有话对我说,却又没说,只是回头看了梁薇几眼。 
我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有没有感情,至少梁薇只爱她心里的那一个方杰。 
很久以后,当我真正注意到先前自己与梁薇样貌有几分相像的伏笔以后,我才知道阿南那天想跟我说什么。 
他是想告诉我,其实我是梁薇的女儿。那是梁薇唯一一次对着阿南酒后失言,就因为阿南爱跟我开玩笑,虽然并无恶意。 
梁薇对阿南说:“以后别再跟我女儿说话,你真的会带坏她的,你配和她做朋友吗?”紧接着又自言自语说:“你配当她妈妈吗?你把她爸爸找回来啊!” 
阿南愕然,这是梁薇第一次表露出看低他的意思。 
后来,我知道了关于我自己的故事。 
很早以前,母亲婚后第一次怀孕时意外流产,医生说再怀孕就困难了。 
我不是母亲的女儿,我是梁薇和方杰的女儿。 
方杰跟梁薇从没确定过男女朋友关系,方杰离开后梁薇才发现她怀孕了。 
她养不好孩子,母亲又爱孩子,所以她生了我以后把我交给了母亲抚养。 
我能想象得到母亲有多重视我,她很高兴,开始“父亲”也很欢喜,后来他爱上了别的女人,在我两岁时就走了。 
那个男人回来过,在我十岁的时候。他过得不好,但是看家里过得不错,就想赖着不走。他以为母亲很好哄,忙里忙外地想讨好她,还给我买东西,让我喊他“爸”。然而我毫无反应,母亲也自始至终就没搭理过他。 
她把他赶走了,左邻右舍围着看热闹,他是绝对没脸再回来的。 
母亲是个冷漠的人,我也跟着她变得冷漠。 
在那之前我曾经随外公外婆在乡下住过一段时间,那时他们养了两只狗。 
一只掉到废井里淹死了,不知道是不是被人扔下去的。 
另一只死的时候自己有预感,它躲在院子里放着水缸的墙角里头不肯见人。它哀嚎了一个多小时,我蹲在水缸边哭了一个多小时。 
后来哀嚎声停了,我们把水缸移开之后才把它的尸体取出来,硬邦邦的一块,我又开始哭。 
后来,外公外婆没了的时候我哭了一天。再后来,我就不懂得哭了。 
母亲过世时我就像块木头,硬邦邦的。我没有为任何事情激动或者讶异过,发现自己是梁薇的女儿时,也只是短暂的大脑空白。 
那是阿南离开后不久发生的事情了。 
有一天梁薇喝醉了酒开始发疯,把屋子搞得一团乱,我只得帮她收拾,那是她第二次失态。 
她不停在问:“为什么没人爱我,为什么?” 
我无法回答,正想丢下她离开时,无意间发现了她房间里的一个暗格。 
鬼使神差地,我就把它拉开来,里面放着一沓照片。 
最上面那张是一个年轻的男人,面色很冷,我猜想那个男人是方杰,而后面的竟然全部都是我的照片。从我出生不久到我来找梁薇之前,每一张照片背面都有醒目的女儿多少多少岁的记录,字迹歪歪斜斜。 
暗格里还有一个金锁。 
我一下子明白了,梁薇初见我时为什么看着我愣了半天,我看着梁薇时为什么会觉得她像成熟版的自己。我也终于明白了,我的冷漠其实骨子里随的是那个梁薇爱着的男人。 
梁薇倒在床上睡着了,我悄然离开。就像梁薇找人跟着我那件事一样,这次我又打算当作什么都不知道。 
但是那晚过后,梁薇和我在见到对方时都不约而同感到有一丝丝尴尬,我想她察觉到了。 
后来有一天,一次吃饭时我对梁薇说:“给我多讲讲你的爱情故事吧。” 
梁薇释然地笑了,她答:“好。” 
那一天,大概是我这辈子注意力最集中的时候。梁薇讲了方杰,也讲了阿南,她什么都没避讳。 
又过了一年,我考上了大学后也不得不离开梁薇了。 
走的那一天,梁薇伸手欲抱抱我,但又收回了手。 
她说:“梁星,以后你要自己生活了。” 
我说:“梁薇,你保重。” 
对于我跟梁薇来说,互称姓名已是最大的尊重与亲密。 
自此,我们每年春节时才打个电话问候,八年来没有任何变动。 
我习惯了一个人生活,我不知道梁薇有没有习惯过,已经不重要了。 
一天前,我赶到了梁薇所在城市的殡仪馆。 
寻到放置梁薇骨灰盒的位置时,我见到有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站在那儿,是方杰。 
“你是她的外甥女?” 
“您是方先生?” 
我们俩都笑了。 
方杰早已在一个遥远的城市结婚生子,他几乎忘了还有一个叫梁薇的女人,在他生命中停留过。梁薇费尽心思找他来见了最后一面,他才知道有个女人爱了他那么久,他说他很感动,仅仅是感动。 
梁薇爱方杰,但她对方杰来说只是露水情缘。 
二十多年前的梁薇是个奢侈的漂亮女孩儿,方杰是个普通的出差客。 
方杰先是被梁薇的美貌吸引住的,后来他发现她毫无气质,便失去了兴趣。方杰欲抽身,但梁薇已经迷上他了。他们纠缠了一段时间,最后方杰还是回到他该回的地方去。 
梁薇用她自己的身体以及钱财去“收买”方杰,但方杰根本就不属于她,也不属于她的城市。 
他只是在无聊的旅途之中给自己找了个消遣吧,或许我这样说不妥当。梁薇讲方杰时眼睛里带着柔情,而方杰说起梁薇时是疏离的礼貌。 
当年梁薇知道自己怀孕后又愁又喜,纠结过后决定自己生下孩子。 
生了孩子以后她又觉得自己养不好孩子,她看着小小的我总能想到方杰。梁薇和母亲联系频繁,梁薇生了孩子以后才敢和母亲说,母亲让她休养好了带着孩子回家,她愿意抚养。 
梁薇抱着孩子回家时母亲和外公外婆都高兴,他们喜欢孩子。外公外婆心疼梁薇,可梁薇早就不属于他们了。梁薇又给他们磕头,想接他们和她一起走,去她身边养老,顺便带着母亲和我,他们拒绝了。梁薇以前也提过这件事,他们一直拒绝她。 
那次以后,梁薇便再也不提。 
梁薇开始了一个人生活的日子,她再也没回过家。 
是方杰陪梁薇度过了生命中最后的时刻,梁薇已经见过我,想在死之前见见他。 
方杰现在只是来表达对死者最后的悼念。 
他对她无爱,我知道,梁薇自己更知道。 
我和方杰寒暄了几句,气氛是那么冷。 
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,方杰说:“我得赶回去了,孩子们会担心的。” 
梁薇没有告诉方杰他们有过一个女儿,而我恰巧也不想将这些东西摊开。 
我点点头,然后和自己真正的父亲道了别。 
临走前,方杰对我说:“姑娘,你也早点儿回家啊。” 
我冲着他笑了一下。 
我望着方杰的背影,突然控制不住一直掉眼泪。 
我的家里只有我一个人。 
我的日子还长,我得学着如何去爱,不要太像他们。 
梁薇卖掉了酒店,放下了关于她的亲情的爱情的所有东西,了无牵挂地走了。 
她把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了我,以及一封笔迹歪歪斜斜的信。 
“……如果是我抚养你,不知会把你教成什么样子,我肯定是个糟糕的母亲,因为我是那么自私。和你相处的日子里,我总是尽力让你讨厌我,让你认清现实,我又怕你学坏,更怕你被人骗,但我看到你是个独立有主见的孩子,我就很放心。 
“你太像你爸爸,所以我对你又爱又恨,其实我也想做个好母亲,可惜我无能。 
“梁星,对不起……” 
我想,梁薇应该没有什么遗憾,这样就好。 
我并不想像我爸爸,我会努力不像他,不像他们所有人。
    相关文章
    精选图文
    作者的其他文章